• 全部
  • 问答

《中国处男》(转载)

sogald_2001 2002-06-19 11:01:07
每隔四年的一个夏天,我都可以这样过。
凑和几个夜不归宿的男人在啤酒泡沫和迷漫的缭绕烟雾中,赤裸着上身,流着汗,目光如炬的盯着电视,宛如一群野兽盯着无助的羔羊。不时的暴发一阵狼般的嗥叫。
就是这么快感,就是这么激情。而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着,而这么多年来,电视里那熟悉的场景里从来没有过中国人在奔跑。
因为没有,所以不苛求,所以快乐。

中国球迷宿命中就是一个悲伤的怨妇,自从夫从了中国足球这么一个阳萎了多年的家伙,就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快感。直到去年的十月七日那个浪漫迷人的晚上,当被一个叫做“根伟”男人迎着越过阿曼人头顶的来球疾驶直入,一蹴而就的时候,终于让我们体会了一次什么叫快感。尽管来得太迟,尽管有借助了似乎是抽签之类什么药物的嫌疑,但我们还是愿意相信了这个家伙从此可以彪悍得如一头野牛般给我们带来不时的欢乐。
只为那一回,我们就相信了。
我们诅咒了他一千次,但一次快感的到来, 又把我们这些传统的人对他痴情如许。容忍了他所有的缺点。


我特地听了一首歌,在六月四日的那个傍晚,我陶醉在王菲的中,那般情意缱绻的期待着他,并不是在此时,在以往我也这样过。象所有的女人守候自己的男人归来时的心情,想象着远在韩国的男人们能让我再一次体会美妙的时刻。我相信他的,在所有事情没有到来的过程中的报道都说明了他准备得多么充分,可以让所有象我这般期待的人充满信心。


但是,他最终是失败了。
象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处男,在那个黝黑粗蛮的哥斯达黎加悍妇面前无所适从。当万乔普那闪亮的头在江津面前一晃而过的时候,我想起了《菊豆》里的那个瘸子,而哥斯达黎加人身上的红色,渐渐的迷失在绝望的天色中,在我们眼中昂然远去宛如坠落的染坊的红绸。
如果当时也许只是一时的紧张,缺乏经验罢了的话。那么随后的事件彻底让我相信了,哪怕是去年那唯一的一次快感,也是他的虚伪,我相信那一定是因为药物的结果。
当卡洛斯扭摆着他粗壮的长满黑毛的大腿奔向足球,便象推倒积木一样堆倒所有关于巴西人的假设。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中国人面前始终从容的出现着罗纳尔多的兔齿和罗纳尔迪尼奥龇裂的暴牙,他们那么从容的微笑,笑得那么友好,那么让人相信他们确是对我们留了一手并没有尽全力,而他们的后卫象苛护着儿童一样爱护着我们的前锋。…………尽管如此,十几条中国后卫的大腿还是没能夹住罗纳尔多那孤零的身躯。
在那一刻,中国人身上的那一片红色就幻化成我身内沸腾的血了,浓稠与苦涩得让人麻木。


巴西人没有和中国人交换队服,因为和中国人在足球场上接触他们体会不到快感。
而在巴西人后面,正站着一群剽悍的手提裤腰带的迫不及待的土耳其人。
我现在都想哭了。
我现在不再想中国队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欣慰了,只盼你们能快点回来,只盼不要在外面太丢人。其实,他丢他的人我倒无所谓,我所害怕的是怕别人知道我是球迷,夫从了这么无能的一个家伙,还居然能为他叫喊,说他曾经给了我们无数快乐。
这简真是不可能的,那绝对不是真正的快乐。那样的快乐也许连自慰都比不上。
都这样了,我还痴迷不悔的话,我一定就是变太。
...全文
41 点赞 收藏 2
写回复
2 条回复
切换为时间正序
当前发帖距今超过3年,不再开放新的回复
发表回复
net_robber 2002-06-19
我们这里禁止看世界被
回复
kingfire 2002-06-19
你说世界杯啊!
回复
相关推荐
发帖
C语言
创建于2007-09-28

6.3w+

社区成员

C语言相关问题讨论
申请成为版主
帖子事件
创建了帖子
2002-06-19 11:01
社区公告
暂无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