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wxf 2008年03月09日
转眼就毕业9年了,当年的兄弟还有人上这个论坛么
还记得论坛上的一个兄弟叫gamesboy,那会正在往北京调动,也是刚毕业没多久就换工作换城市,和我一样。
我是1999年毕业的,曾经喜欢过一个比我低一级的女孩,从来没有表白过,我毕业后去了山东的一个小城,后来因为很多原因1个月后又回到了待了4年的郑州。那时候很落魄,记得在郑州找工作的时候,曾经一天只吃了1块5毛钱东西。有个同学的朋友在新乡还是别的城市开了个小公司,想找我过去。对一个刚毕业,又闲了1个月人,这真是个诱惑。记得在那家公司的办公室里,望着窗外陌生的城市,忽然想,如果我留在这里,就再也见不到那个女孩了。
回到郑州之后,总算在老师的公司里谋了一份工作,月薪500,开发工具是visual foxpro,后来转到power builder,记得曾经在校园里有见到了那个女孩,也只是见到。有一次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她见到了我,很惊奇的说;你怎么又回来了?忘了当时怎么回答了,只记得那天晚上做了梦,梦见自己回到了教室,有个女生看见我回来了,哭了。梦醒了之后,静静坐到天亮。
我在学校里很不成功,最大的成就就是拿到了毕业证、学位证、四级证。在广播站当了两年播音员,她当了3年,那时广播站里的每个播音员都在系里面出类拔萃,只有我一事无成,没入过党,也没进过学生会。总觉得自己和她的距离太大了,只能远远的望着。还记得我们站长当年的一个段子,有个栏目叫[*院概况],一次说成了〔怪况〕,一直到站长毕业大家还记得这个“怪况”。还记得那时候的片头曲里面有一句“青青校园那郁郁苍苍,回忆依然神伤”,已经不记得是那个歌手唱的了,我在建工系的生日点歌里面,老是自作主张的放一首赵传的《快乐似神仙》,后来终于把这首歌做起来了,有人来指名点歌。
记得有个广播站的师兄,毕业后做了传销(the major one),有一次回学校来看大家,说起了传销员在一起的时候,会在会场上抱头痛哭,把心里淤积的东西倾泻出去。
一年之后,她毕业了,还记得她走的时候送了我一张照片。我也就离开了郑州,再也没回过母校。
2000年9月7号,我到了上海,后来在2003年的9月7号,第一次有女孩陪我纪念到上海3周年,只是可惜那时我们已经分手了,也许是从来没恋爱过。
宿舍老六来车站接我,那时候上海的天真蓝。晚上我们一个宿舍的3个兄弟在图门烧烤吃了100多块钱,觉得上海的东西真贵,也真甜,酱油里都放糖。到上海之后,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台资纺织厂,干了3天,接到了复旦天翼的通知,来上班吧,1800一个月,就从台资工厂出来了,当时要是留在那,说不定一两年就在那找个纺织女工,结婚生子了。人生真是说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在复旦天翼认识了柳刚,也是从河南来上海工作的,两个人成了哥们,经常在晚上去复旦吃饭。不记得几年之后,柳刚还从河南老家打电话给我,后来我的手机丢了,就再也没联系过。
刚到上海没多久,陆续有几个同学来上海找工作,几个人挤在一室户里,有一个月只有我一个人在工作,发了工资之后,大家就去小吃楼庆贺,后来大家都找到工作了,就不断的去庆贺,那时候很穷,也很快乐。后来兄弟们陆续又离开了上海,只剩下我们几个人在坚持。
半年之后,我又换了工作,去了一家小的通信公司,从此就在这个圈子里混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
记得在那家公司第一次见到牛人,从java转到c++,两三万行代码,写了两三个月,从来没编译过,最后一次编译通过。一个人把MGCP协议实现了,还在上层做了个电话会议的业务。后来这一拨兄弟有人去了阿尔卡特,有人去了中兴,有人去了朗讯。我去了一家不提也罢的公司。

中间有一段过的比较挫折,人也很痛苦,经常打CS到凌晨4点,有时候是八点,然后洗个澡去上班。2003年的时候,我从和同学合租的房子里搬了出来,想换个活法。
2003年7月5号那天,同学打电话给我,约好当天去青浦的同学家里玩。那时候我刚搬到黄浦的房子里没几天,还不会用电热水器,已经3天没洗澡了,出门的时候,没想过这一天会有什么不同。

那天她穿了白裤子粉上衣,吃饭的时候坐在我对面,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后来才知道,那天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喜欢上了她,有一次我俩聊起这个话题,她马上就想到了是哪一个,说那天那个男生很积极的做饭,一看就是个会讨女孩子欢心的人。可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给了我接近她的机会。
记得那天她们几个女生去了朱家角玩,我们几个男生去网吧打CS,傍晚的时候下了雨,有人先走了,我说要等雨停再走,其实是想等她们回来。在回市区的汽车上,我给同学发短信,想要她的手机号码,在短消息的结尾,写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后来有一天早晨,我特意买了南翔小笼,从城隍庙坐出租到青浦她的宿舍去看她,去的路上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结局会是什么。在我们分手之后,曾经给她写过一封信,说“我们的故事,居然从南翔小笼开始”。

那天她留我在宿舍吃午饭,她特意做了个腐乳鸡翅,煮了一盘虾,我们两个席地而坐,把饭菜放在凳子上,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从来没有陌生过。

后来她们放暑假了,我去滁州看她,爬完琅琊山,看过醉翁亭,两个人在滁州的KTV里面感觉良好的唱了两个小时的歌,对了,她是师范学院音乐系毕业的,唱歌好是应该的,我在广播站混过,自然嗓子也不错。晚上她请我吃小肥羊,从饭店出来,走在滁州的街上,觉得两个人的穿着都和这个城市不协调,后来走到南湖,坐在岸边,听她絮絮的说着细碎的往事,忘记了过去,也不再想将来。几年之后来我一个人去滁州,重爬琅琊山,在琅琊墨苑见到文忠公的名句,别后不知君远近,渐行渐远渐无书。

再后来,我去过深圳,又重回上海,进了现在的公司。每次出差深夜从上海出发,飞机升空时,望着机窗外点点的灯光,总觉得若有所失,似乎隐隐知道为了什么,却又不想知道。

今夜,约翰内斯堡的夜空下,写下了上面的文字。
还有人记得我么。
...全文
67 点赞 收藏 3
写回复
3 条回复

还没有回复,快来抢沙发~

发动态
发帖子
Solaris
创建于2007-08-27

1333

社区成员

2062

社区内容

Linux/Unix社区 Solaris
社区公告
暂无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