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的生存之道

feixuedewo 2008-04-12 07:42:58
Ruby,一种为简单快捷面向对象编程(面向对象程序设计)而创的脚本语言,由日本人松本行弘(まつもとゆきひろ,英译:Yukihiro Matsumoto,外号matz)开发,遵守GPL协议和Ruby License。Ruby的作者认为Ruby > (Smalltalk + Perl) / 2,表示Ruby是一个语法像Smalltalk一样完全面向对象、脚本执行、又有Perl强大的文字处理功能的编程语言。其他特色包括:

* 运算符重载
* 自动垃圾回收
* 弱类型(动态类型 | 标量变量)
* 变量无需声明 (不必事先宣告变量)
* 在Windows上,加载DLL
* 巨大的标准库(函式库;Library)


我们所说的”Ruby Way“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有两个相关方面: 一个是ruby的设计哲学; 另一个是它的使用哲学. 设计和是使用相关这是自然的事情, 无论硬件还是软件; 否则生物工程学如何产生? 如果我制造了一个设备并且在上面装了一个把手, 那是因为我希望别人可以通过把手使用这个设备.

Ruby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品质让其与众不同。我们可以从这门语言的语法和语义上,也可以从用Ruby编写的代码中窥豹一斑。但一旦我们辨别了其中品质,我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很明显Ruby不只是创造软件的工具,而且是一种有主见的软件。为什么Ruby程序的使用原则不同于Ruby语言本身的使用原则?毕竟Ruby是高度动态和可扩展的。这两种层次的Ruby用法有所不同,原因可能是现实世界的不协调性。但总而言之,思想过程应该是一样的。Ruby语言可以通过Ruby来实现,用Hofstadter风格,虽然本文撰写时尚无例证。

我们不常想到”Way“这个词的本义;但是它被赋予两个重要涵义。一方面,它意为方法或者技术,但它也意为道路或途径。显然这两种意思是相关的,而且当我说“Ruby之道”的时候,两种意思都有。

所以我们我们所讨论的不仅是一种思考过程,而且是我们追随的一种做事方式。即使最伟大的软件领袖也不能宣称达成完美,而只是追随着完美主义。而且世间做事的方式不止一种,但我只能讨论一种。传统智者说:形态取决于机能。而且传统智者当然通常是正确的。但是Frank Lloyd Wright (在自己的领域)曾经说过:“形态取决于机能——已经被曲解了。形态和机能本为同一物,源于自性本体。”

Wright所说何意?我想他想表达的意思是真理不是你从书本上学到的东西,而是从经验中修证而来。

但是我以为Wright表达的真理在某些方面易于理解。他是一个伟大的简单性倡导者,他曾说过:“一个建筑师最有用的工具是草图板上的橡皮擦。”

所以Ruby美德之一是简单性。我可以在此主题上引用其他思想家的话么?按照 Antoine de St. Exupery的说法,“完美之道不在于无可添加,而在于无可剔除。”

但是Ruby是一门复杂的语言。我怎能说它简单呢?

如果我们更好地理解了宇宙,我们可能找到一种“复杂性的永恒法则”——一个现实中扰乱我们生活的事实,例如熵,以至于我们不能逃避,只能改变其分布。

而且这就是关键。我们不能逃避复杂性,但是我们能把它推到一边。我们能将其埋葬于视野之外。这就是工作中古老的黑盒原则;一个黑盒执行一个复杂任务,但是从外面看它具有简单性。

如果你还有耐心来听我引述,爱因斯坦的一句话此处非常适合:“任何事物都应简单到极致,而非更简单。”

所以从Ruby中我们看到了从程序员视角诠释的简单性(如果不是从Ruby解释器维护者的角度来看)。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妥协所导致的特性。现实世界中,我们必须妥协一点。例如Ruby程序中的每一个实体必须是一个真的对象,但是某些值比如整数型是直接存储的。为了让计算机系学生感觉更亲切,我们已经牺牲了一些优雅的设计来达成实现的可行性。实际上,我们牺牲了一种简单性来换取另一种简单性。

Larry Wall关于Perl所说的话仍适用于此:“当你用小型的语言说话时,话会很冗长。当你用大型语言说话时,话会很简短。” 英语同样如此。生物学家Ernst Haeckel可以用三个词说出“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是因为他可以支配这些针对特定语义的强大词汇。我们允许语言的内在复杂性,因为这使得我们把复杂性从每个个体的表达中移走。
我想这样表达这条原则:不要写200行代码,如果10行可以搞定。

我理所当然地认为简洁是一个好东西。短程序段将占据程序员更少的大脑空间;作为独立实体,它将更易于理解。作为一个令人愉快的副作用,这种代码编写的时候,能钻进来的bug更少。


当然我们必须牢记爱因斯坦关于简单性的告诫。如果我们赋予简洁太高的优先级,我们终将无可奈何地陷入令人困惑的代码之中。信息理论告诉我们,压缩数据统计上接近于随机噪音;如果你看过C,APL或者正则表达式的标记法--尤其是写得很糟糕的--你已经直接地经历了这个事实。“简单,但不要太简单”;这就是关键。拥抱简洁,但不要牺牲可读性。

众所周知,简洁和可读性都好。但有一个深层次原因,它太根本了以至于我们时常把它忽略。这个原因是计算机为人而存在,反之不然。

过去的日子里,情况几乎相反。计算机耗费了数百万美元并且吃掉了上千瓦的电。人类表现得好像计算机是一个神,而程序员是卑贱的附属品。计算机一个小时的开销要比人一个小时大得多。当计算机变得更小和更便宜,高级语言也变得越来越流行。它们从计算机的角度看是低效的,但是从人的角度来看是高效的。Ruby简直是一个你怎么想就怎么写代码的语言。有些人实际上称之为VHLL(Very High-Level Language);虽然这个术语没有好好定义,我想它用在这里正合适。

计算机应该是仆人,而不是主人,而且如Matz所说,聪明的仆人应该通过几条简短的命令就能完成复杂的任务。整个计算机科学的历史中,这已经成为了真理。我们从机器语言开始,然后进化到汇编语言,之后步入高级语言。

我们这里讨论的是一个从以机器为中心的语法转移到以人为中心。依我看来,Ruby是一种人本主义编程的优秀典型。

我想岔一下话题。有一本80年代出版的小书叫做《编程之道》。书中字字珠玑,但是我只想复述这句:“程序应该符合'最小惊异原则'。这是什么原则?简单地说就是程序应该以让用户惊异最小的方式响应用户。“(当让对于语言解释器来说,用户就是程序员。)

我不知道是不是James铸就了这条格言,但是他的书使我第一次了解到这段话。这是一条在Ruby社区广为人知并且频繁引用的原则,虽然通常被称为最小诧异原则或者POLS(本人更喜欢LOLA)。

无论你怎么称呼它,这条规则很有效,并且成为了整个Ruby语言的开发的指导原则。这也是开发Ruby库或者用户接口的指导原则。

唯一的问题当然是不同的人所诧异的事不一样。对象或者方法“应该”如何行为没有统一的共识。我们可以尽力争取一致性,争取证明我们的设计决策,而且每个人能够训练自己的直觉。

对于此问题,Matz说过“最小诧异”应该指的是他自己是设计者。你的想法和他越接近,Ruby让你诧异越小。并且我向你保证,效仿Matz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不是坏主意。

无论一个系统从逻辑上如何构建,你的直觉都需要学习。每一门编程语言都是自己的世界,基于自己的一系列假设,自然语言亦是如此。当我学德语时,我得知所有名词都要大写,除了deutsch。我对教授抱怨,毕竟这是语言的名字,不是么?他笑着说,别跟它打架。

他教我的是让德语是德语。延伸来讲,这是对于从其他语言转到Ruby的金玉良言。让Ruby是Ruby。别让它成为Perl,因为它不是;不要让他成为LISP或者Smalltalk,同样不是。另一方面,Ruby具有这三门语言的的共性。跟随我们的期望来开始,但是与其相左时,别跟它打架。(如果Matz不同意这个改变是必要的)

今天每个程序员都知道正交原则(更好的术语是“正交完备性”原则)。假设我们有一对坐标轴,一根轴定义了一系列可以比较的语言实体,另一跟轴有一些属性或者特性。当我们说正交,我们通常指这两个轴所定义的空间和我们逻辑上定义的一样完整。

部分The Ruby Way是争取正交性。Array某些方面和Hash类似;所以对他们的操作也应该类似。当进入他们行为不同的领域时,操作才不一样。

Matz说“自然性”通过正交性来评估。但是如何理解什么是自然性或者什么不是可能需要一些思考和编码。Ruby争取对程序员友好。例如,许多方法有别名,并且都返回数组的实体个数。变体指向同一个方法。有些人认为这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或者坏的特性,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好设计。

Ruby争取一致性和规律性。这点没有任何神秘的;生活中的每一方面,我们都渴望事物是有规律和对等的。机敏的是学会何时违反这些原则。

例如,Ruby习惯在预测行为的方法名后面加个问号“?”。这点不错,它让代码清楚,让命名空间更易于管理。但是更有争议的是类似的惊叹号“!”的用法,标明方法具有破坏性和危险性,从它们修改了接受者这个意义上。争论起源于并非所有破坏性的方法都通过这种方式标注。我们不应该保持一致性么?

不,实际上我们不该。一些方法很自然地改变接受者,例如replace方法和允许给类属性赋值的”writer”方法;我们不应该为每一个等号赋值的后面都加一个惊叹号。一些方法有争议地改变接受者的状态,这种情况太频繁,以至于不能用这种方式标记。如果每个破坏性的方法都以“!”结尾,我们的程序很快就会像多级市场公司的销售手册一样。

你注意到相反力之间的张力了么,一种违反所有规律的趋势。让我用Fulton第二定律来陈述它:所有规则都有例外,除了Fulton第二定律。我们在Ruby里看到的不是一种“愚蠢的一致性”,也不是一系列简单规则的刻意坚持。实际上,The Ruby Way的部分是它不是一个僵化,不灵活的方式。在语言设计中,Matz曾经说过,你应该“跟随你的心(follow your heart)”。但Ruby哲学的另一方面是:不要害怕运行时的变化;不要害怕动态性。这个世界是动态的;为什么编程语言应该是静态的?Ruby是现存最动态的语言之一。

我想据理力争的另一方面是:不要成为性能问题的奴隶。当性能不可接受时,这个问题一定会被处理,但通常它不应该是你考虑的首要问题。宁要优雅不要效率,在效率不是关键的地方。如果你正在写一个可能以不可预料的方式运行的库,性能可能从一开始就是关键。

当我观察Ruby,对于一个复杂的物理学上n-body回忆者问题,我觉察到了不同设计目标的一种平衡。我可以想象它可以建模为Alexander Calder Mobile。这可能是交互自身,其具体表现Ruby哲学而不是独立的部分。程序员知道他们的手艺不只是科学和技术,而是艺术。我不愿说计算机科学中有宗教思想,但就你我之间,确实存在。(如果你还没有读Robert Prisig的《禅与摩托车修理技术》Zen and the Art of Motorcycle Maintenance,我建议你读一读)

Ruby从人类力求创造实用并且美好的事物中诞生。用Ruby写的程序应该源于同一天赐本源。此本源,对我来说,便是The Ruby Way之本质。

...全文
106 点赞 收藏 7
写回复
7 条回复
切换为时间正序
当前发帖距今超过3年,不再开放新的回复
发表回复
不明LZ在说什么
回复
abodines 2008-04-23
感受过,有他好用的一面
回复
feixuedewo 2008-04-21
才刚开始接触这种语言
会继续学习!
回复
willsan 2008-04-15
用惯了RUBY,觉得的确不错,前景看好
回复
jiuchang 2008-04-15
perl也够用了
回复
mrshelly 2008-04-13
虽说技术无国界....

我宁愿用同它差不多的 Python
回复
black__art 2008-04-13
..
回复
相关推荐
发帖
Ruby/Rails
创建于2007-09-28

2746

社区成员

Web 开发 Ruby/Rails
申请成为版主
帖子事件
创建了帖子
2008-04-12 07:42
社区公告
暂无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