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vs "复制与粘贴 "

ALPHY2008 2008-05-11 06:23:16
人工智能vs "复制与粘贴 " 通过郭靖看‘我是谁’

对于这种无头无尾的文章,为了让各位更快了解,直接借用射雕的人物关系,主角还是郭靖,所有的人物法力通天。
话说2月9号,也就是今晚,郭靖守襄阳失败,牺牲了,洪七公赶到襄阳,用1月1号的备份,将郭靖复活,也就是将他系统还原到1月1号的状态,于是问题产生了。
当晚,郭靖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完全改变,老婆儿女避而不见,徒弟不认,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元旦节那天去睡觉,睁开眼就到了2月9号,然后失去了一切,整个世界抛弃了他。这个老实人无法接受,连夜到丐帮大堂找洪七公。
师徒两人在大厅坐而论道,黄容还有杨过和小龙女旁听。

郭靖问:“师傅,你为什么不将我的记忆复活在死亡的时刻?”
洪七公答:“如果灵魂这种东西真的存在,那么就能证明你的唯一性,大家会接受你是郭靖,但是我们都是无神论者,你看现在只要我愿意,就可以复制千百个你,所以不管复活的记忆在哪一刻,你在别人眼里都是个西贝货。而且将你的记忆复活在死亡时刻,欺骗了大家,是对大家,比如黄容的不公平。”
郭靖问:“那对我也不公平啊!”
洪七公答:“郭靖,你是我的徒弟,对于你,我也很同情,我给你讲一些事情,希望你能明白,走出困境”

洪七公回忆:“当我还年轻的时候,人类面临灭种的危机,族里的长辈为了应付这场危机,把我和黄药师、欧阳锋、段智星四人送入一件神器虚拟的异世界中修炼,它也是一个人类世界,在社会中潜伏着无数个我的复制品,只有我将他们全部杀死,才能逃出来,这些敌人具有我所有的本事,完全和我一样思考问题,学习进步,我花了亿万年的时间才杀死所有的对手,在现实世界的第二天,我们四人先后出来,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在虚拟的世界中,包括自己在内,所有的人都是复制品。就象撒出一堆种子,在不同的环境可以结出不同的果实,在那件神器里最后活下来的人也是最强大的人。凭借我们四人强大的实力,化解了人类的危机,虽然我和黄药师、段智星一直非常迷茫,但是由于我们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危机中,适应了新的身份,所以慢慢的淡化‘我是谁’产生的疑惑,问题虽然还在,但我们可以从容的去思考。欧阳锋却没有跨过去,四处寻找答案,你还记得第二章的张三吗?他就是你师叔欧阳锋,时而清醒,时而疯癫。”

“在第二章里,你们和欧阳锋进入过九头鸟很多的世界,你知道九头鸟为什么会编写搭建那么多的世界吗?这一切都和你带出来的王五有关。九头鸟本名周伯通,是个神通广大的人,但他的儿子死于非命,为了让儿子复活,他按照自己记忆重新编写了一个思维逻辑不完整的人,起名叫王五,并为他搭建专门的世界,慢慢的在其中修补这个逻辑,一段时间过去,王五居然真的具有了人拥有的一切,周伯通在如何看待王五上陷入迷茫,他是自己的儿子?还是一个独立的人?甚至是自己思维的一个分支?周伯通开始思考‘我是谁’这个问题,于是他不断的搭建虚拟的世界去研究文化,正如你当初进入的纯宗教世界、魔法世界、神仙世界等等...”
“不同于纯逻辑上导致的‘我是谁’困惑,在物质世界也很容易产生‘我是谁’的困惑。在度过了人类的危机后不久,王重阳发明了很重要的东西——传送阵,通过身体的转换和重组,使万亿光年的距离超光速跨越,我们为了在宇宙中获得更强大的影响力,将传送阵向全宇宙公开,只是在传送到达目的地后,身体统一强制重组成人类,区区几百年,人类通过这种类似文化侵略的方式,就成了宇宙中生命力最顽强的力量。唯一让人吃惊的是王重阳一次也没有用过传送阵,通过传送阵重组的那个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吗?王重阳也陷入了‘我是谁’的难题,后来又发现即使是一个人站着不动,组成身体的最基本物质(量子)仍然在不停的变化,也就是说我们的身体在微观尺度上不停的毁灭和重建,只是在宏观上感觉不出来而已,那我还是我吗?”

“郭靖,如果你要突破现在的困境,‘我’这个概念完全可以抛开,不管是精神逻辑上的,还是物质上的。当初‘我’这个概念诞生,促进了我们文化的繁荣,形成现有独特的文化,但是由于当初我们认识水平不够,将‘我’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元素,相应的文化也导致了很大的逻辑缺陷,几千年来,无数的哲学家为这个问题头疼,近期科技的进步,人工智能的出现,将会把这个问题波及到所有的人,而不是哲学家这个小群体。”
“在哲学界有个典型问题:博物馆有一条很古老的船在展览,几十年过去了,有甲板腐烂,更换了新木板,又是几十年,换了桅杆,......,这样千年的时间过去,整艘船所有的零件都换了个遍,这艘船还是当初的那艘船吗?事实上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理解为‘我是谁’的问题,这艘船好比是个人,不停更换的零件当成是人不断学习改进的逻辑思维,那么后来的我和原来的我还是同一个人吗?为什么我们会产生这种疑问?因为我们一直把‘我’当作不可分割的元素,并以此来建立现有的文化,一旦‘我’如古船一样可以分割,那么他就会和现有的文化冲突,我们也因此产生疑问。为了更直观的介绍这种文化冲突,你一会注意看看”

洪七公朝门外喊到:“鲁有脚,进来。”

鲁有脚进来问:“老帮主,有什么事?”

洪七公问:“鲁有脚,你在我身边多久了?”

鲁有脚答:“从帮主将我制造出来,我已经跟在您身边40多年了。”

洪七公道:“当初把你制造出来辅助我,你一直兢兢业业,我知道你有个愿望,希望象个普通人一样取妻生子,现在我帮你实现,你愿意吗?”

鲁有脚答:“当然愿意。”
洪七公问:“你喜欢那种类型的女子?”

鲁有脚想了想答到:“花木兰那种性格”
洪七公挥了挥手,修改了鲁有脚的记忆和思维,同时大厅中凭空生成一个女子,她向洪七公敬礼,然后站到鲁有脚身边,洪七公又挥了挥手,出现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他们牵着鲁有脚夫妻的衣襟,好奇的东张西望。
鲁有脚道“多谢帮主,属下告退!”
洪七公转头朝郭靖道:“你也许会问:他还是鲁有脚吗?那个女子会接受这一切吗?”
“按正常的情况,如果我为鲁有脚创造机会,他可以在这个世界中花十年的时间取妻生子,他十年后的思维逻辑、记忆,与现在的思维逻辑、记忆相比,有一些异同,我所做的就是直接把那些不同的地方修改成一样,这一瞬间对于他来说,好象自己真的过去了十年”

郭靖问:“未来还没有发生,你怎么能够保证自己编写的一定正确?”
洪七公答:“既然未来根本就没有发生,为什么不能走我安排的这条路。对于我们这种搭建了无数个虚拟世界的人来说,确定一条轨迹是很容易的。”

“而且前面的分析,不管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从出生到死亡,‘我’本来就不是一直连续的,由无数个瞬间片段组成,如果这个未来的鲁有脚不能继承当前鲁有脚的一切,那么任何一个现在的人怎么能够继承过去的一切,比如现在的杨过,他和昨天不管精神上还是物质上都不一样,凭什么可以继承过去的爱情、人际关系、衣服财物。你看看,只要一旦将‘我’这个概念不再当成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基本元素,所有的文化体系都会崩溃。”


小龙女看着杨过问道:“你还是我当初爱的那个过儿吗?”
杨过急忙答道:“当然还是,象‘我是谁’这种深奥的问题,就交给他们去解决吧,这里有点气闷,我们出去走走。”
不久会谈结束。

郭靖感到自己的思维一片混乱,浑浑恶恶的向外面走去。
“郭大侠,你的马还在一旁。”鲁有脚拦住他。
郭靖问:“为什么你还叫我郭大侠,你们不是认为郭大侠已经死了吗?”
鲁有脚答道:“我是帮主制造的人工智能,当初最开始就没有默认‘我’的唯一性,以此为基础形成的文化,不会产生‘我是谁’的困惑。而人类的文化,是从低级慢慢的发展起来,受认识水平的限制,特别是宗教中灵魂这个概念保证了‘我’的唯一性,以此为基础,这种唯一性的‘我’占据文化中最核心地位,你们所有的宗教、法律、婚姻、伦理都以它为前提条件,一旦这个前提条件被打破,那么整个文化体系都随着崩溃。比如你当前面临的问题,再比如一个犯罪分子完全可以这样狡辩——你们不能因为我拥有过去的一段记忆而惩罚我,这是典型的法律冲突,法律认为过去和现在都是同一个人。”
“所以你不会被大家承认,是因为这个文化结构当中不能容忍你的存在。相反,你看看你的马,它认可你,又是因为你符合它的判断标准,在它的思维方式或者文化逻辑中,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郭靖翻身上马,沉默不语的思考着,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
......

...全文
74 点赞 收藏 3
写回复
3 条回复
切换为时间正序
请发表友善的回复…
发表回复
agstsvhhd 2008-05-20
很有意思,有点道理
回复
sgabello 2008-05-12
很有意思,有点道理
回复
ricinshah 2008-05-11
一头雾水????呵呵
回复
发动态
发帖子
Google技术社区
创建于2007-08-27

6698

社区成员

专题开发/技术/项目 Google技术社区
申请成为版主
社区公告
暂无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