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一次翻译引出的油菜花

guguda2008 2011-07-19 01:27:20
加精
原文是这样的:
“My enemies are many,my equals are none. In the shade of olive trees,they said Italy could never be conquered.In the land of pharoahs and kings, they said Egypt could never be humbled.In the realm of forest and snow,they said russia could never be tamed.Now they say nothing.They fear me ,like a force of nature,a dealer in thunder and death.I say I am Napoleon,I am emperor........Burn it”
然后,人才出现了……

先是一个还算优美的正常版:
“我树敌无数,却从未逢对手。在橄榄树荫下,他们说意大利永远不会被征服。在法老和国王的土地上,他们说埃及永远不会臣服。在森林与暴雪的国度,他们说俄国永远不会被征服。现在他们已无话可说。他们畏惧我,如同畏惧带来雷霆和死亡的自然的力量。我就是拿破仑,我就是皇帝.......烧掉它!”


各地方言版本 东北话版的:挺大老爷们儿这辈子啥玩应儿没见过,咱就没认过怂,橄榄树那嘎达有帮意大利人老嘚啵咱高低赢不了他,埃及那帮孙子仗着他们那嘎达法老国王满大街都是那是老不服了,等窝在雪坷子和野林子里的那群老毛子那是成天跟老子叫号,现在那群完蛋玩应儿都瘪独子了,怕咱怕得跟内打雷天儿窝里的耗子似的,咱就是拿破仑,就是天王老子……一把火给它燎了!

北京话版:小爷茬架从来谁也不吝。橄榄树底下内意大利吹牛B说丫谁也不服,法老国王遍地都是内埃及也跟这儿地葛,齁儿B冷的老毛子都TM跟爷这儿拔份,纯粹蹬鼻子上脸!爷让这帮孙贼立马歇菜!他们丫跟爷跟前儿都得露怯,跟TM耗子见了猫一德行。爷就是拿破仑,爷就是皇帝老子,给爷干!

四川话版:我有一抹多的敌人,就没得哪个敢在老子面前提劲。在橄榄树荫下,有人说意大利那个娃儿不得被踩扁,在出木乃伊那个咔咔角角,他们又说埃及那娃不得虚。在深山老林的老毛子也说他们雄的起。结果现在一个都不敢冒皮皮。他们虚火我的恨,就像怕打雷扯火闪一样。我是拿破仑,老子最大,烧它龟儿子的!

湖南话版:老子出手就冇得输。意爹叫脑壳,埃及板硬。俄国也咻人,恒之都是屁弹琴。于至今皆送我赫倒,只扮得矮的。
我是仑爹我怕哪个————烧!

广东话版:我有鬼死感过对头,但系冇一个人k.o.到我。系橄榄树噶阴影下,班友仔话意大利系唔会被比人对霖。法老同国王噶地头上,班蛋散又话埃及永远唔会认低威。到左深山老林白雪茫茫噶俄罗斯,班粉肠又话冇可能打得赢。依家佢地乜都讲唔出啦。佢地惊我,就好似惊俾雷劈同去卖咸鸭蛋o既自然力量!我话我系拿破仑,我系皇帝……烧左佢!

南京话版:老子活闹鬼,吊嘚么的人跟我呛。不就是橄榄树下面蛮,那群小比样说意大利才是头。就那个法老和国王的过过拉上面啊,那群小比样说就是不服。森林和下雪天,小比样的说俄罗斯就是不服。现在他们么得话说赖,他们怕我,怕老子和闪电死亡一样吊。老子就是拿破仑,老子就是活闹鬼……烧唠!

史书腔古文版:
朕之仇寇多矣,然敌手则未之有也。大秦、大食、罗刹,皆自诩不可胜之,而今寂然。彼畏朕,犹若畏天。朕,天之子也……焚!

诗词腔文言文版:吾敌者众,橄榄荫之意,曾言未可征,法老万丈国,誓书绝不臣。林海雪原深处,俄之不败如神。俱往矣,唯今皆为庙堂之下,俯首叩拜。吾之天命皇者,吾名天之子也,燃尽天下皆为我枕!

诏书腔文言文版:朕之仇也众,而匹者罕矣。
尝闻人云,橄榄成荫者,意大利也,不可征;肇自法老王者,埃及也,不可平;林海雪原者,俄罗斯也,不可服。
今不复闻。
此三国者,俱畏朕如雷电.
朕以拿破仑氏践祚,为朕焚之。

电报版:敌多,均不敌我。意埃俄已灭,烧。

打油诗版:仇满地,敌手无。
诸候空言何其响,遇吾头皆伏。
天地吾独尊,神鬼化灰飞。


京剧版:欧罗巴贼寇纷纷来交战
弃兜鍪丢铠甲那堪我一击
只叹是人世间无有敌手
扬长剑四野顾心下茫然

橄榄林密森森枝叶婆娑
意大利小贼人竟敢跳梁
倚仗着阿尔卑斯山
不把那降书顺表呈军前

黄沙漫漫埃及地
古来帝王做戏场
而今也敢把乱作
聚兵马结营寨抗拒天兵

闻听得罗刹国风雪正紧
林海中莽滔滔好藏大军
那沙皇据宝座银牙咬碎
心思思一念念要举叛兵

将麾下儿郎们征伐四方
到如今天下平意气洋洋
献降书递顺表卑躬屈膝
谁曾像前日里耻高气昂

怒雷霆震天地撼动四方
观古今帝王将谁可比肩

(白)
三军地!
(众军士应)
有!!
(白)
与我焚烧了它!

古诗十九首版:大王赋
平生善杀敌,
未见真丈夫。
青青橄榄枝,
三秋成病木。
塔陵四五列,
黄沙淹故土。
北国寒寂寂,
罡风摧铁骨。
俯首慢称臣,
夜半闻鬼哭。
扬我帝王威,
震我雷霆怒。
天子是为此,
祝融开我路!

诗经版:法风·阵前
矫矫橄榄,其叶荫荫,风过未折也,吾且斫之。
幢幢王丘,其貌巍巍,引尔未归也,吾且移之。
木林莽莽,漫其雪原,促彼未臣也,吾且摧之。
仇雠扰扰,其意扬扬,吾至矣,灰飞烟灭。
大王怒也,若雷霆万钧。
前路遥遥,彼可烧之。
贼寇皇皇,其众怡然,吾至耳,狼奔豕突。
大王怒也,死生之间。
前途漫漫,彼可焚之。

楚辞版:
树仇寇于三界兮,御兵甲也如棋。
称君主而震八方兮,笑天下之不敌。
依荫庇于油榄兮,意大利未言俯首。
扬尘沙于宫房兮,埃及尔何尝为臣?
共风雪于莽林兮,俄罗斯永世不屈!
立吾身于其上兮,嗤鸦雀怎敢有声?
同畏吾如雷霆兮,视吾成酆都大帝。
吾名曰拿破仑兮,掌世界而为皇!
众听朕之令兮,着祝融且焚尽!

红楼诗词版:残垣碎瓦,当年树盈堂,飞沙夕阳,曾为法老场.
枯荷落叶盖满殿堂,旗帜今又映在垣河上.
说什么死不屈,战难胜,如何伏首又低眉?
昨日葡萄美酒笑名伶,今宵断戈折发卧尸场.
臣寂寂,民寂寂,展眼焚之谁敢语.
古谓雷电人皆畏,,岂知帝王所罗王!

相声版:
我以前啊,您别不信,也是有很多人敢跟我过不去的,但是我现在不还好好站这跟您说相声吗?您往南边看,那帮种树的,hang,。。。

圣经版:
我在地上的仇敌无数,可是没有一人在我面前站立得住。
橄榄树的绿荫底下,他们说巴比伦永远不会倾倒。
法老的权柄下,他们说埃及永远不会败落。
北方的极处,他们说罗施永远不会灭亡。
现今他们都俯伏在尘土里,吻我的脚跟。他们见我的面必震动。山岭必崩裂,陡岩必塌陷,墙垣必坍倒。我告诉你们,我是今在,夕在,永在的王。我要降硫磺和火在地上。

古龙风武侠版: 仇人。
曾经我有很多仇人。
摘叶手,不死法王,绿眼人熊,这些人平生未尝败绩。但现在,他们都死了。
而我活着,活得很好,很快活。
我即江湖,江湖即我。
烧吧。

金庸风武侠版:拿破仑厉声道:“我一生征战,鲜尝败绩。嘿嘿,那东邪意大利、南帝埃及、北丐俄罗斯,当年均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何等不可一世。现在他们都怕我惧我,就如惧那雷霆怒电,天地之威,何尝敢出一声!”回身指向那巍峨大城,道,“与我烧了它!”

以下是各种搞笑版本小混混版:爷谁都不怕!爷谁都敢拍!吃馅饼的大鼻子厉害不?爷拍了!浑身包白布条的外国皇上怎么样?爷拍了!俄国人就更别说,早拍趴下了。他们都怕爷,见了爷都得哈着腰!我是拿破仑,是世界的爷!……给我烧了!

黑社会版:老子对头他妈海了去了,就是没人干的过老子。想当年拼地盘儿那会儿谁都不服谁,老子一来树挡烧树,坟挡挖坟,利落点儿的靠边儿站,谁他妈敢吭声儿就给丫踹盒子里。老子天下第一,操!!

城管版:
无证商贩我见的多了,以前西面卖橄榄油的说死不撤摊,南边的那几个批发丧葬品的给我搞静躺示威。北边儿的更不要脸天天腰里挂把刀威胁我们。现在怎么着了呀?都不吭声了一个个的吃喝拉撒全在局子里,见着我们跟见了鬼似的。你问我哪个单位的,哼,说出来吓死你,我们就是中国最有战斗力的队伍——城管大队,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今天晚上六点之前撤摊!不走的,烧!

麻将版 :
老子搓麻无数,从来没输过。那小意老说自己是赌圣,老埃爱吹自己头圈必自摸,还有老俄说啥只做十三幺。看他们现在还嚷嚷不,昨晚都输剩裤衩回去的,哪一个不对老子服服帖帖。老子就是赌神,是麻将之王!胡了!

安妮宝贝版:我这样。一个卓尔不群的女子。遗世独立。

大明宫词版:
我的对手太多,他们来了又去,只剩我孤独一人,希冀着那从未有过的失败。
昔年边陲的意大利人说,他们将在橄榄树的绿荫下唱出夜莺一般美妙的歌声。从前远方的法老们说,他们将沉睡在星空下,与宇宙同在。很久以前,北地的蛮人们说,他们将驰骋在雪原上,像西伯利亚的雄鹰在森林和暴雪中搏击,永不停歇。可是,现在他们沉默了,如同那些死人一样永远的闭上了他们的嘴,如畏惧天神一般颤抖匍匐在我的脚下,他们视我如雷霆与死亡,我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你们——要听话!否则……烧!

明清小说腔:姑奶奶我当家这么久,且没见过这般臭嘴的。义大利那小骚蹄子,说他们没听过这府里的规矩;法老那起子埃及丫头,还以为自个儿是什么千金小姐呢;俄罗斯的粉头就是粉头,到哪儿也改不了那份子野气。啐,你们这些个贼**小泼妇儿,端的是不教不知好歹,今往后乖乖的也就罢了,若是再这般妖妖娇娇的习气——哼,梅香,与我烧了他!

爱情神曲版一:我力拔山岳 我东方不败
从未遇到对手的我眼泪湿衣带
终于有一天 馅饼掉下来
皑皑白雪莽莽林海俄罗斯出战牌

还有埃及发癫疯 法老多如菜
橄榄树林绿油油 意大利找拍
吾皇不是谁想挑 想挑就能挑
雷霆之怒 几下打哑 给你个明白

爱情神曲版二:

我干架有才
没人能打败
橄榄树荫 亭亭如盖 意大利找拍
漫漫黄沙在
法老传世代
无知无畏 寂寞难耐 埃及跳出来
国境林雪常覆盖 毛子不认栽
如今他们皆溃败 苦说不出来
他们惧我怒澎湃 雷霆天上来
我是皇帝 你们命运 拿破仑主宰!
...全文
1637 1 收藏 105
写回复
105 条回复
切换为时间正序
当前发帖距今超过3年,不再开放新的回复
发表回复
moguwang 2011-07-26
哈哈 哈哈 拿分
回复
YHL27 2011-07-26
fine...
回复
a8739 2011-07-25
厉害啊.
回复
mollyjh 2011-07-25
人才啊!
回复
彭家老三 2011-07-25
嘿嘿:

class 国家
{
public:
国家();
};

class 牛逼人物
{
public:
牛逼人物();
void 烧(国家 &);
};

void 牛逼人物::烧(国家& 某国)
{
~某国();
}
回复
snoopyTerry 2011-07-25
每天回帖即可获得10分可用分!你懂的
回复
loveyinzhengyi 2011-07-24
汉语博大精深。
回复
yaganblw 2011-07-24
哈哈…
回复
小纯洁001 2011-07-23
太搞笑了!!!
回复
soft小兵 2011-07-23
回复
soft小兵 2011-07-23
有意思
呀 LZ会这么多方言啊
https://forum.csdn.net/PointForum/ui/scripts/csdn/Plugin/003/monkey/16.gif
回复
小洋 2011-07-22
回复
wqr1818 2011-07-22
搞不懂有啥意思.
回复
ah_2029 2011-07-22
楼主能把一段代码翻译那么多版本就好了
回复
bearfly2011 2011-07-22
太强了
回复
lingxiu0613 2011-07-22
路过打酱油…………
回复
Gaara 2011-07-22
吾情在何堪 、
回复
yuanxl33 2011-07-22
果然油菜
回复
walking56489 2011-07-22
回复
专制的网站 2011-07-22
有才啊 有才
回复
发帖
非技术版
创建于2007-09-28

1.1w+

社区成员

MS-SQL Server 非技术版
申请成为版主
帖子事件
创建了帖子
2011-07-19 01:27
社区公告
暂无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