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论坛 > 扩充话题 > 灌水乐园

暗恋是痛苦的 [问题点数:100分,结帖人birdnest]

Bbs1
本版专家分:0
结帖率 100%
CSDN今日推荐
Bbs7
本版专家分:13418
Blank
红花 2002年1月 扩充话题大版内专家分月排行榜第一
Blank
黄花 2005年10月 Oracle大版内专家分月排行榜第二
Bbs2
本版专家分:346
Bbs5
本版专家分:2059
Bbs2
本版专家分:205
匿名用户不能发表回复!
其他相关推荐
暗恋别人10年的痛苦 (转)
  有话闷在心里有10年了吧,这10年间不时会想起来;那种隐隐约约说不清楚的感觉就这样的陪伴着我度过一天又一天,现在它变成了尘封的旧事;我知道当年不曾讲出来的话时至今日更不能说了,但我也知道这辈子不说你就永远不会知道。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平静而充实,期间我们各自恋爱结婚、我则娶妻生子、担负起对家的责任,我热爱我的家我的妻子,我同样每天见到你每天也会在心中泛起波澜,这几年我努力沉淀自己的心事
暗恋一个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暗恋,简单的说,即是没说出来的喜欢。是一种单纯,无私,深刻的爱。无论何时想起,都会是心底最温柔的记忆。
蓝桥杯 - 暗恋
题目要求求出最大的相同数字块的大小。 首先分解问题, 1、找位置 2、判断是否是相同的 3、记录当前最大的数字块的大小首先遍历每一个位置,对于第一个位置,判断是否是一个2x2的方块,如果不是,那么继续遍历,如果是,那么判断3x3是不是,以此类推。 这样一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写一个判断函数和记录当前最大数字块。#include<iostream>using namespace std;con
蓝桥杯 暗恋 简单搜索或者暴力或者bfs
算法训练 暗恋   时间限制:1.0s   内存限制:256.0MB      问题描述   同在一个高中,他却不敢去找她,虽然在别人看来,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暗恋,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他只能在每天课间操的时候,望望她的位置,看看她倾心的动作,就够了。操场上的彩砖啊,你们的位置,就是他们能够站立的地方,他俩的关系就像砖与砖之间一样固定,无法动摇。还记得当初铺砖的工人,
人一切的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王小波
1 我们的生命被琐碎消耗至尽。(Our life is frittered away by detail. )──亨利·戴维·梭罗《瓦尔登湖》 2 我喜欢人甚于喜欢原则,我喜欢无原则的人甚于喜欢其余的一切。──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道连格雷的画像》 3 不能忍受无聊的一代人,将是平庸的一代人。不能忍耐无聊,生活就会变成持续的对无聊的逃离。──罗素(Rusell)
生活有多面性,你可以选择快乐也可选择痛苦,主动权在自己的手里
据说,从前一个老太太有两个女儿,一个卖雨伞一个开洗衣店,天晴的时候老太太忧心忡忡,别人问为什么,她说:"我卖雨伞的女儿生意不好,我心里难过。"但是下雨的时候她也不高兴,她说:"我开洗衣店的女儿生意不好,洗好的衣服晒不干"。后来,有人告诉她:"其实,天睛的时候你可以为你开洗衣店的女儿高兴,下雨天你可以为你卖雨伞的女儿高兴。"老太太恍然大悟。这个故事给你的启示是不言而喻的,生活有多面性,你可以选择快乐
任何成长,都需要持久而痛苦的自律
全文转载自粥左罗公众号:任何成长,都需要持久而痛苦的自律,图片就不拉取了。 看完文章,想起来一个笑话:某个专家认为自己之所以是专家,是他把同行同期对其他人都熬死了,而自己还好好对活着。程序员是一个苦逼对行业,任何行业也都不轻松,挣钱很重要,实现自我价值很重要,在这个过程中,要始终记得,身体,是革命对本钱。 2015 年,我入行做新媒体时,每天疯狂加班干活儿,周六日也不出去玩,追热点赶稿子,...
刚开始学习编程的迷茫、痛苦是必然的?!。
其实,学编程就是这样,刚开始肯定是要糊涂一段时间的。在学习软件编程之前,我们大概都学了十几年的语文、数学,但是忽然接触以前从来没见过、没听过、更没写过的编程语言,还真的是措手不及啊。       我刚开始学习编程的时候,是自学的。那个时候,身边没有可以请教经验的人,所以只能自己去读书,硬着头皮往下看,那时候看书真的就好像在云里雾里一样,想想都头皮发麻。有好多次都想放弃算了,但是转念又一想,是不是
算法训练 暗恋
算法训练 暗恋   时间限制:1.0s   内存限制:256.0MB      问题描述   同在一个高中,他却不敢去找她,虽然在别人看来,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暗恋,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他只能在每天课间操的时候,望望她的位置,看看她倾心的动作,就够了。操场上的彩砖啊,你们的位置,就是他们能够站立的地方,他俩的关系就像砖与砖之间一样固定,无法动摇。还记得当初铺砖的工人,
死亡是一瞬间的事吗
死亡是漫长痛苦的过程。   虽然我还没有死过,但曾经做临床医生时候目睹过许多死亡。也送走过很多病人。   从来没有一个是像电影或者电视剧中那样,安详地带着笑意死去。几乎所有人,包括那些早已在死亡之前失去意识的患者,都会不断抽动身体,发出哀号,那种哀号让人毛骨悚然,不是从嗓子眼里发出的,而是从身体里,每一个细胞,每一块组织。   当然,死亡也是有味道的。这是我们年轻的校医可以察觉到的,每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