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数字的梦想

zhangyan_qd NVIDIA (上海) 研发经理  2002-02-08 10:57:17
[前言:2000年5月,在我大学毕业的前夕,我写下了这一段文字。我没有打算给任何人看,但我的父母看到了。这段文字一共只感动了三个人:我、还有我的父母。两年过去了,我现在在原来的学校、原来的专业读研究生,但研究方向已经变成CG和CAD——经过一年多的失意、抱怨、彷徨、寂寞、拼搏和再度迷失,我再次向梦想靠拢。如今再看这段文字,同样的感动,却已是两样的心情。]

编织数字的梦想
——我的职业理想

谈到职业的问题,我是严肃的。
因为我刚刚和一家房地产公司签下合约,准备开始我人生的第一段职业生涯。
但这不是我的理想职业,我相信这是许多和我这么大年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都曾有过的抱怨。因为我们的职业是早在四、五年之前,进大学的时候就定下了的。
而那时,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没有独立选择的能力,即使有,也没有机会。父母、老师为我们选择了一切。
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父母还是比较开明的,他们只是在现实与未来之间稍稍的偏向了前者而已。
而我也不得不承认,我自己是个情商很低的人,常常放弃自己的原则。就凭这一点,我的职业理想就只配永远停留为梦想。
我的梦想,是做一名程序员。这是个需要永不妥协的毅力、旺盛过人的精力和聪明绝顶的智力的职业。而我,恰恰三者都不具备,所以梦想终究是梦想。
但梦想之所以还存在,没有在冰冷的现实面前失去光彩,就是因为它吸引人。而IT人,无疑是所有有关职业的梦想中,最为诱人的几个之一。
我必须承认——虽然承认这点并不需要勇气——在每天都有无数个网站自生自灭的今天,我的这个梦想是比较庸俗的。
但这个梦想的扎根,却是在许多年前。
那时PC机刚刚在大陆出现;那时还没有互连网这个名词;那时比尔盖茨正在领着一班人马赶制后来脍炙人口的Windows 3.0;那时我正在演算着怎么也没有头绪的解析几何。
那是1992年左右,我学计算机的第六年,也许是第七年。
父亲的一个决定,使我错过了一个机会,成为中国第一代个人程序员的机会。他在比较了PC机和苹果机后,为我买了我的第三台个人电脑——CEC2000。若干年后,我发现,我站错队了。但是,对于父亲的这个决定,对这台机器,我惟有感激。
在这台学习机上,我第一次萌发了做程序员的念头。因为我编了一个软件,我唯一编过的一个可以勉强称做“软件”的东西。
我把PC DOS 3.3中的EDLINE,用BASIC在学习机上重写了一遍,所有的参考资料,就是一本DOS 3.3的手册,和一本苹果机的手册。
我深深的感谢这段经历,它历时不长,大概一个多星期的课余时间;程序也不大,我记得我随后用它在学习机上写了一首四五十行长的诗,内存没有溢出——48K的内存。
在那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我深深的爱上了这种工作。它充满着创造和想象的空间,可以任你操纵面前这台机器的每一个细节;它能够提供你足够多的挑战,使你时时象绷紧的弦一样,应付层出不穷的问题。
在那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我学会了许多东西。完全没有人教过我任何一点关于软件编制的东西,我靠摸索实现了许多当时看似十分复杂的功能,学会了如何协调每个子程序、如何分配每个变量、如何跟踪每行代码......此后的许多年,我都没再编过什么大的程序,但是我仍清楚的知道一个软件从头到尾的运作过程,因为我亲手尝试过。
(因为我亲手尝试过,所以我毕业设计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编写了一个CAD软件的雏形,丝毫没有感到任何的困难。除了数学上的问题,关于程序的组织和编写,我没有问过导师一个字。)
那时到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很崇拜比尔盖茨,我的床头有一张他的签名照,是我写信向他要的,那年我十七岁。
许多年后,我发现比尔盖茨成了全世界的偶像。因为他多金、因为他聪明、因为他......我厌弃这个比尔。我的偶像,是那个在大型机终端上和电脑下井格棋的比尔、是那个用程序把漂亮女生安排在自己邻座的比尔;是那个凭一本说明书编出一个CPU模拟器和BASIC解释器的比尔......哪怕他后来差一点成了人类的上帝,我心中的偶像还是那个0和1的上帝。
转眼八年过去了,计算机发展得快得吓人,而我还在原地踏步。
我上了一所以土木建筑闻名的学校,学的也是这所学校里实力最强的专业,还学了第二外语。
但我的失落情绪越来越重。我越来越感到我不属于这个冷冰冰、硬梆梆的、钢筋水泥的物质世界。我的心绪,常在那个虚拟的、数字构筑的世界里遨游。
计算书不是程序,不允许调试,所以我的成绩总是中游。我拼命的想学好,但是长期养成的习惯,使我懒得自己校对自己的计算结果。我有无数种调试程序的手法,但总也找不出力学题目计算的错误、总也记不住结构计算的那几步。
我知道,面对瞬息万变的IT业,我非常清楚,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可能进入这个行业的最前沿了。充其量,只能在一旁,做个积极的观众,偶尔参加个“请您参与”之类的余兴节目......
我不甘心哪!在我的心中,我就是为控制计算机的每一个动作而生的。我有一颗纯粹的程序员的心。
表现之一:在使用软件时第一反应是猜这个功能是怎么编程实现的,每当按下一个按钮就对自己发出一个On_Button_Down消息;
表现之二:痛恨所有的专用API和外部插件,总希望一切自己编程实现,尤其痛恨那些把“上网下载个控件“挂在嘴上的VB程序员;
表现之三:对C语言盲目的崇拜,不信任任何用其他语言编的软件。在履历表上也写着:英语六级、德语六级、C语言二级;
表现之四:固执的遵守缩进排列和长变量名的程序书写风格,发现超过五行并排书写的程序就浑身不舒服,必欲除之而后快。
表现之五:绝对不用goto,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记得有这样一条指令......
真正的程序员都是耐得住寂寞、扛得住疲劳、藏得住感情,有无穷无尽的脑细胞可供坏死的超人。可惜大多数人只看到了另一面:高薪、整洁的工作环境、响亮的名头......殊不知,只有那些不为金钱、纯为兴趣编程、吃住在狗窝一样的斗室里、十年、二十年不为人知的程序员,才能写出真正流芳千古的软件来。事实上,大多数人一有机会,就洗手上岸了。做程序员,太辛苦。
我现在崇拜的是约翰卡马克,id Software的程序员。他仍然在编程,在有了十几辆跑车之后,仍然能忍受编程的孤独与寂寞,仍然在凌晨两点与他的电脑为伴。我不是崇拜他的跑车或者电脑,而是崇拜他热爱事业的精神。
而更值得尊重的是他所处的社会环境,容许这样一个纯技术性的人才存在。我想,王志东、吴晓军这些前辈,应该也羡慕这样一个环境吧。
我在学ASP、学C++,也许现在已经太晚了,我不能再写出NetAnts、Foxmail这样空前绝后的作品,也永远不可能成为Doom、DuneII这样经典游戏的设计者。但我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比如做个网络撰稿人、设计设计并不复杂的网页、给家里做个Access数据库、为女朋友做张婚纱照......但这都非我所愿。我的梦想,就是编程,编程,编程!
同学们送我一个外号,叫“编程浪子”。我的女朋友可以作证,我并不是什么“浪子”。但我很喜欢这个外号,因为在古龙的小说里,浪子就是孤独的代名词......

上古时代,农业刚刚起步,最富有的人,就是最勤劳的农民。
工业革命到来,农民成了一贫如洗的人。口袋里揣着工资单的工人,是我们的父辈最羡慕的职业。
如今,世界已经进入信息时代,拥有操纵信息能力的程序员,趾高气扬的从下岗失业、愁眉不展的工人面前走过。
总有一天,而且不会太久,当信息社会进入正常运转的时候,同样的被淘汰的命运将会落到程序员的头上。
我不希望,到了那时,我才拥有实现梦想的机会。
但,在这之前,它就甘心沉睡在我心里,做一个安分的梦想吗?
2000.5.
...全文
17 点赞 收藏 4
写回复
4 条回复
切换为时间正序
当前发帖距今超过3年,不再开放新的回复
发表回复
xiaoduan 2002-02-17
楼主,写的是你吗?偶好象以前看到过你的报道啊
回复
NetFan 2002-02-09
CG和CAD
中的CG是什么意思啊?
回复
ExitWindows 2002-02-09
你真的就是那位 —————————————————————— 编程浪子 ????
回复
qq5552661 2002-02-08
我建议你去当作家算了.
回复
相关推荐
发帖
community_281
创建于2021-05-27

208

社区成员

申请成为版主
帖子事件
创建了帖子
2002-02-08 10:57
社区公告
暂无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