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碰瓷!走召弓虽

猛禽 2004-10-18 02:48:25
ZT 碰瓷!

发言者:摇头丸子
发表时间:2004-10-17 15:33:37


碰瓷!  

8月5日晚8:45分,兄弟我驾车从西直门位置西二环主路并线到通往高粱桥的辅路,盘桥经过东北角地铁站口后,发现有一人蹲在马路沿子上,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他在我准备右行的时候突然站起并向我车做身体倾斜靠近,我直觉这不是一好鸟,马上踩大油门欲强行通过,但终于晚了一步,这猪还是猛地趴在小爱的油箱后30厘米位置上,我一脚跺死刹车,这鸟一下子给车后座力顶在地上,我这时候就认准这是一碰瓷的了,二话没说,关电门下车,跑到那鸟摔倒的地方,看见这东西正想从地上爬起来喊叫,我照准了他左侧颧耳结合位置就是一大嘴巴,直把这小子从来。不等他或他的同伙(我观察着觉得20米远的地方有他同伙)有所反应,马上钻进车里,点火后以一档的速度迅速冲出,直至50 米后才换成二档,然后直接就去西直门桥下的巡警点报警,我就跟警察说我怀疑碰见碰瓷的了,俩警察带着我回头去那位置找人,可惜啊――结果是一人没有了!回去后警察给兄弟做了笔录就放俺回家了。回来总结了一下,觉得有七条经验得跟众位交流:

一是得有警惕性或敏感度,觉得不对劲马上得做反应;
二是反应速度必须快,从那鸟碰瓷到我打得他暂时性痴呆再到我离去,总共用了不到20秒钟;
三是主动报案没坏处,而且当你怀疑是碰瓷的时候必须报巡警或110,而不能先找交通警察;
四是你厉害它就软弱,这帮不是人弄出来的东西欺软怕硬;
五是下手的话就得狠和快,绝对不能让他们有叫喊和招呼人的机会;
六是应该击打下颌骨淋巴位置,使其受伤程度更高一些,位置准确的话可以使其短暂昏厥3秒以上,更有效地创造你走脱的机会;七是不要是巴掌扇,要用勾拳或拳面击打,这是这次经验换来的教训,不然的话就象
我现在这样,直到半夜手还疼呢

8 月5日晚8:45分,兄弟我蹲在东北角地铁站口后的马路沿子上抽烟想事,随后扔烟蒂过马路,见一远处一辆车开来,我心想,反正新交法支持我,我先过,没想到司机竟然踩大油门欲强行通过,我想快点跑过马路,但终于晚了一步,这猪还是冲到了我的面前,我没停住,撞在了他的后油箱处,一下子被车后座力顶在地上,我这时候就认准这人肯定是酒后开车,没看见我,刚想跟丫理论,没想到丫酒后神质不清,下了车二话没说,跑到我摔倒的地方,也不管我痛苦的呻吟,照准了我左侧颧耳结合位置就是一大嘴巴,把我从马路打上马路牙子,疼死我了。没等我起来,丫马上钻进车里,点火就跑了。还是20多米处好心的路人把我扶起来。我马上就报了警,跟警察说我碰见个酒后开车肇事,打人还逃逸的,俩警察很重视带着我去了医院,可惜啊,没记住丫车牌号!!!回去后警察给兄弟做了笔录就放俺回家了,说晚上就发协查通告~~回来总结了一下,觉得有七条经验得跟众位交流:

一是得有警惕性或敏感度,过马路得快过;
二是被撞倒了马上得爬起来,我就是吃了没爬起来的亏,被那人又打一下,丫从打我到跑,总共用了不到20秒钟;
三是一定得记得车牌号,而且当你怀疑是酒后开车的时候一定别跟这种车抢道,能躲就躲着走;
四是车里有人出来,你得防着被人打;
五是得盯着他的肩,肩一动,赶快像后闪;
六是能反击就反击,发动周围群众帮你抓住这个撞人还打人的歹徒;
七是一定要护住脸,不要学我,就象我现在这样,直到半夜脸还肿着呢!

民警1;

8 月5日晚9:45分我在局里值班,就听着一高大男人进来喊民警,我以为怎么了,他高声说碰上一碰瓷儿的。我心想,这事儿多了,就给他做个笔录,让他说详情。原来也没什么大事,这哥们也吃亏,到是打了那碰瓷儿的一顿,我心想他还挺猛。反正闲得没事儿,就让他开车带我去事发地逛了一圈儿。鬼才相信那伙人还在那儿呢~

民警2;

8月5日晚10:45分我在局里值班,就听着一主儿唉哟唉哟的就进来了,我问怎么了,他带着哭呛的说,被一酒后开车的人撞了,而且还被打了吧掌,人还跑了。我心想这位也够耸的~~瞧脸肿的,赶紧去医院吧,正好我也想给家里开点药呢,全算他身上吧,反正能报销,也算我这班没白值……看完了他的病,也不早了,耐着性听着这位诉完了苦,想问,你说丫笨不笨,车号也没记下来,让我们上哪儿找这人去呀……敷衍
他几句就让他走人了~~~

结局:

8 月5日晚快10点了,我老公回来的时候情绪非常激动,说是路上在东北角地铁站口遇到了碰瓷的,还动手打了那家伙,我没功夫听他抱怨,骗他说我今晚和小姐妹有个聚会,接过小爱的钥匙下楼就动身了。早就盼着今夜了--和他约好了今晚见面的。说起和他的事情话就长了,和他认识是在夏天他帮我们家装修的时候,记得那次我去施工现场看看,发现这家伙光着上身正在干活,一身结实的肌肉,当时我就有些发软,从此看到老公白胖的肚子就烦,后来才知道他还算是我老乡呢,装修工人吃的很差,我隔三岔无的给他带点吃的。验收的前一天晚上他加班收尾,只有我们两个,神使鬼差的我们就在一起了,他真有劲真的很强壮,让我尝到了什么叫痛快淋漓……在车公庄地铁门口我接他上的,他捂着脸正懊丧,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出来的时候给一个和我们小爱一样的车碰了,伤到没伤着,给那个缺德的司机打了,把我心疼的,我忽然想,别是我那缺德老公干的吧。但是不管怎么说,看来今晚他是不行了。
...全文
298 23 打赏 收藏 举报
写回复
23 条回复
切换为时间正序
当前发帖距今超过3年,不再开放新的回复
发表回复
猛禽 2004-10-25
TO:happyct(绿叶对大树的情怀)

其实老谋子素偶师弟,这一手法乃吾师黑泽明所创,详见黑泽明五十年前所拍的代表作:罗生门
  • 打赏
  • 举报
回复
jorge 2004-10-25
**
  • 打赏
  • 举报
回复
yjy1001 2004-10-23
如此人才不写剧本,实在是........
  • 打赏
  • 举报
回复
manyroads 2004-10-22
帅呆了
  • 打赏
  • 举报
回复
lvjack 2004-10-21
^o^!
猛禽推出,果然精品
  • 打赏
  • 举报
回复
happyct 2004-10-21
猛禽肯定是张艺谋的徒弟,这不是模仿“英雄”吗?同一件事,每人说一遍,就是大型电影了
  • 打赏
  • 举报
回复
jishiping 2004-10-21
果然是 走召弓虽。
  • 打赏
  • 举报
回复
3xcom 2004-10-21
好。。。。。。。。。。。。。。。。。。。。。。。。
文章也可以这么写。。。。。。。。。。。。。。。。
白念了这么多年书。。。。。。。。。。。。。。。。。。。
  • 打赏
  • 举报
回复
hy1080 2004-10-20
~O~
  • 打赏
  • 举报
回复
pcclever 2004-10-20
该同学作文能从多角度剖析问题,写得非常深刻,只是文章中要注意错别字,比方说:

民警2;
8月5日晚10:45分我在局里值班,就听着一主儿唉哟唉哟的就进来了,我问怎么了,他带着哭呛的说,

这里的“哭呛”应改为“哭腔”,希望引起同学们的注意。

好,下课,下一位同学请擦黑板。
  • 打赏
  • 举报
回复
milkwayhong 2004-10-20
如题
  • 打赏
  • 举报
回复
猛禽 2004-10-19
^O^
  • 打赏
  • 举报
回复
visual4825 2004-10-19
^@^
  • 打赏
  • 举报
回复
COKING 2004-10-18
这?。。。。。。
  • 打赏
  • 举报
回复
heng2003 2004-10-18
编这个的不去搞编剧真可惜
  • 打赏
  • 举报
回复
纯冰糖 2004-10-18
What???
  • 打赏
  • 举报
回复
sydt 2004-10-18
强!
  • 打赏
  • 举报
回复
lijinghe1 2004-10-18
可以排一部电影了
  • 打赏
  • 举报
回复
Lewolf 2004-10-18
厉害啊!!!!
  • 打赏
  • 举报
回复
3996906 2004-10-18
。。。。来晚了
  • 打赏
  • 举报
回复
加载更多回复
相关推荐
疯狂的程序员绝影 1HelloWorld 天已经七分黑了,屋里却还没开灯。这个全身黑衣服的男子突然像想起什么,从包里掏出烟,抽出一只,递给旁边的人:“兄弟,抽烟么?”――那烟是红塔山。 旁边那人连忙一边摆手,一边说:“不,不。”语气有点紧张,好像那黑衣服递过来的不是烟, 是海洛因。 这个黑衣服的男子,后来的网名叫“绝影”。他旁边那个,后来被他们称为“土匪”。这件屋 子,就是他们大学寝室。 第一天到学校,其实没有一点新鲜的感觉。绝影的舅舅和舅妈就在这里教书,早在这学校还 不叫“大学”的时候,绝影已经在学校足球场学骑自行车了。 要说念大学,最忌讳的就是在自己家门口念。哪怕你就住北大院子,也一定要去清华。土匪觉得这学校不错,不光是土匪觉得不错,看就业形势,也的确不错。但是绝影就一肚子憋屈。其实这间寝室和别的寝室也没什么特别,也就四张床四张电脑桌。电脑桌当然有,但是电脑就要自己往上面放。既然没有电脑,那要电脑着有什么用呢?还占着地方。唯一不同的是寝 室里的一个人――和别的不一样,这间寝室有个不属于这个班的人――他叫王江。 王江他特别,不仅因为他不是这班的,还因为他吹的牛皮很特别。 大一晚上谈什么?当然是谈高考。 于是王江就叹息:哎呀,差一分呐。 土匪附和道:哎呀,就差那么五分。 王江:老天无眼,把我弄到这么个学校来。 土匪:凑合吧,四年后考研,又是条好汉。 王江:不行,我要让我老爸再想想办法。 土匪:都怪我老子没本事。比我差的都去了那学校。 王江:我老爸没问题。但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不轻易去找他的。 土匪:那你这辈子就给毁了。 王江:明天就去办退学。 土匪:你去退,我跟你一起去退。 …… 两人谈得热血沸腾,仿佛他们老爸一个是教育部长,一个是清华校长,想去清华北大还不易 如反掌耳。仿佛大好前途就在向他们招手,只等明天退学。 绝影跟另一个后来被叫做叫“超薄”的人一直没发话。超薄是因为听不懂他们的四川方言。绝影呢,心里一直在郁闷:要没有舅舅和舅妈,还有舅妈的爸爸,他根本就进不了这学校。不光进不了这学校,甚至进不了中国和外国任何一所大学。 第二天,王江去退学了。土匪没去。问土匪为什么?土匪说:“他太不成熟了。唉,年龄小,办事不牢靠。” 后来,王江的爸爸到了学校。绝影觉得王江的老爸怎么看也不像教育部长,甚至连自己的老爹都没法比。虽然经过这几天王江的洗礼,应该算是“如雷贯耳”了,但就是咋看咋不行。他老爸不停的说:“儿哟,再考个大学要多少钱哟。这学费都交了8000多了哟……” 所以最后,王江也没能退成学。不过因为这次退学风波,王江一举成为专业上的名人。为啥?为啥要退学?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所以,退学是小事,但是敢退学就是大事了。至少有办法退了之后再弄个大学念去。 再后来,土匪和王江都当了各自班的学习委员。绝影什么也不是。绝影本来想弄个生活委员当的。因为生活委员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而且绝影是本地人,在竞选上应该有很多优势。可是偏偏在竞选的时候,绝影住院了。 所谓红颜祸水。要不是因为红颜,绝影就不会住院。 说那天绝影终于约到那妹妹吃饭。那妹妹是谁?隔壁专业的。长什么样?没见过。怎么认识的?网上。所以没见过才有神秘感,绝影才那么激动。 那天中午,绝影拍了拍土匪:“走了!约会去了!”于是换鞋。这时候,一个炸雷响起,哗~~天花板上日光灯断成两截,一截摔成碎片,另一截直接插到绝影的脚背上。绝影拔出这一截,脚背上立刻露出直径两公分大的窟窿。绝影正在纳闷,这么大个洞,怎么就不见流血呢?正想着,血就开始扑扑地往外喷。 土匪傻了,但还是知道叫寝室管理员。寝室管理员也傻了,说外面下着雨呢。楼长说:你背也得把学生背到校医院去。 绝影没傻。绝影说:“等等。”拿起电话:“我来不成了。我脚上现在有个洞,正在往外喷血。”那妹妹一听急了:“少来了第一次约会你就找借口。” 绝影仍然很平静:“真的。唉,血还在喷,真不行了。管理员要送我去医院,要不你在你们楼下等我,去校医院要从你们楼下过。你看是不是真的。” 管理员背起绝影就走。到校医院有两条路,一条是正道,直通医院。一条还得上个坡又下个坡,不过能从妹妹寝室楼下路过。绝影说:走坡路。管理员也真傻了,径直往坡上爬。路过妹妹楼下,绝影往四周看了五遍,一个人也没有。来不急多想,就到了校医院。 因为是外伤,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也就是清洗伤口,缝针。绝影心里惦记着那妹妹,可那时候手机手机还没现在这样普及,普及的是传呼机。也就是有人找你,给你打个传呼,那小机器就滴滴地叫,上面有他的电话,你再给他打回去。 绝影跟办公室的医生说:我要打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妹妹。妹妹又在那边说:“你肯定是骗人的,我去了,一个人也没有,还下那么大雨。”绝影连忙解释:“真的,我已经到医院了,管理员跑的太快,比你下楼还快。要不你亲自到医院来看,我在这等你。” 第二个电话,打给舅妈:“舅妈我脚上被砸了个洞,在医院呢,你赶紧通知我妈。”打完了。绝影就坐那等妹妹。土匪来了,超薄来了,王江来了,妹妹也来了。绝影傻了。因为这个妹妹长的实在有点抱歉。后来因为这个妹妹,绝影被他们三个,不,是全班,嘲笑了四年。那妹妹说:“我叫朴素”。所以,以后每次嘲笑绝影的时候,只需要说两个字:朴素。 所谓红颜祸水。本来只缝了两针。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开始剧痛。绝影痛得下不了床,除了上厕所,打饭什么的都让土匪代劳,土匪不愿意,不愿意也得去,因为土匪是学习委员。后来连上厕所也不行了。干脆弄了个可乐瓶子,每天让土匪倒三次瓶子。 绝影的妈妈终于第一次来了学校。说的第一句话是:注意锁好柜子。接着就让寝室管理员背着他往校医院跑。 医生还是那个医生,说:“X光都打了,没有任何问题,再吃两道药就好了。” 绝影说:“痛的不能走路“。医生说:“那就租副拐杖去吧,押金十元,每天租金两毛。” 从校医院出来,绝影就拄了双拐杖。他说:“妈不行我还是痛,带我去城里的医院吧。”去了城里的医院,绝影就开始住院了,因为伤口已经严重感染。 2DOS 两周后绝影出院了。出院的时候还是拄着拐杖。 这两周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绝影决定追一个妹妹;二、土匪和王江开始做生意了。和每个念大一的学生一样,土匪和王江想做生意。于是他们就真开始做生意。“批发商”说:“乒乓球拍2元一副。想要吗?”要。要就先买圆珠笔芯,500元买一万根。 为了拿到2元一副的球拍,他们就真买了一万根圆珠笔芯。 绝影回到寝室,他们已经卖到第三天,总共卖掉8根笔芯,每根卖1毛钱。绝影说:“你们就是傻的啊?这个学校总共多少人?3万。就算有3000人买,每人每月买1根,都要3个月才卖完。你们都不是做生意的材料。看我去弄个大CASE过来。” 绝影这么说,就这么去做了。正好到学校开运动会,校园里凡是能挂的地方都挂了赞助商的广告。他觉得做广告这个CASE不错。怎么说广告设计制作也算是个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总比蹲街头卖笔芯强。 绝影不会做广告,王江有个朋友到是会做。但事情就是这样,你不会造车,但可以去卖车;你不会下蛋,但可以炒蛋炒饭卖。而且卖车的肯定比造车的更会卖车,炒蛋炒饭的肯定比母鸡更会炒蛋炒饭。 绝影决定要做一个广告代理商――其实就是拉广告的,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就是一托儿,广告托儿。他是这么幻想的:有一天,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打好领带,掏出名片,彬彬有礼地递给土匪,上面赫然印着:XX广告公司XXXX大学总代理。就这个派头,告诉土匪他们:你们也就只配摆路边摊卖笔芯。比如卖车的找个好的造车的不容易,炒蛋炒饭的找只好母鸡不容易,拉广告的要找个好的做广告的更不容易。大的广告公司,别人瞧不起你;小的广告公司,绝影瞧不起别人。 一直过了半个月,这事情才总算落实,还像模像样跟人家签了代理合同。其实这家广告公司整个还没有他们寝室大,公司就两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没办法,绝影想就这么一个小的公司,人家在容易就范。人家想,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大学生,才容易就范。事情到最后,绝影没有穿西装打领带,也没有名片。他同学给他打电话说要打印点资料,绝影在电话这头说:“打什么打?拿给我到公司去打,不要钱的。”其实在学校外头用激光打印,每张A4是3毛钱,到那家公司,就是6块钱,不过因为他是代理,就给他算4块钱。这时他才知道,有时候生意就是亏着本也得做。一个月下来,绝影陪了15块钱。土匪他们卖掉100多根笔芯。绝影还是觉得他算赢了。因为他做了2笔业务。 这个月,他跟广告公司那两人也混熟了些。那两人原来是一对,男的以前在她学校教书,女的就是他学生。后来因为她,男的也教不成书了,于是就出来开了这么一家广告公司。绝影打心眼里佩服他,因为能泡妹妹就是很牛B,如果能从学校泡到妹妹,那就更牛B了。因为佩服他,跟他说了很多客套话,没想到一客套,让那男人更牛B起来:“想我堂堂一个程 序员,现在却在搞这个。唉……” 这时候,绝影才第一次听到“程序员”这个词。程序员是什么?他不知道。他问:“程序员能找到教书的工作吗?” “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随便哪个学校都能教。想我那个年代,这城市有多少程序员,数都能数出来。我还报了高程,唉……差一点。” 能去教书当然好,因为去教书才有可能从学校里泡个妹妹出来,才有可能和他一样牛B。这么想着,绝影说:“我也想做程序员。” “你不行,你连程序是啥都不懂。” “我不懂,你可以教我,你不是很牛B吗?” “那是,可是好多年没教书了。废了。” …… 绝影和他畅谈了一个下午,事情终于定了下来。那男人教绝影怎样做“程序员”,报酬是每节课60块钱,一节课是45分钟。谈到钱的事情,大家都有点不快乐。绝影一周的生活费是100元,而那男人却反复说,当年我上一节课是80块钱。“知道不,程序员的课,都是高级课,除了我,没几个能上这课的。” 人最怕听到“高级”这个词,比如“高级工程师”,“XXXX高级技术”。那东西,听起来就是离凡人很远的。听他这么说,绝影咬了咬牙,“好吧,就每周我过来上一节课。要些什么东西?” “一支笔一个本儿还有60块钱。” 末了,他还补充一句:“程序员,还是有前途滴。” 回到学校,绝影跟土匪他们说:“我要做程序员。”土匪用很鄙夷的眼光把他打量了一转:“广告做倒闭了?” “跟你们说了也没用,你懂吗?程序员比做广告,那就相当于做广告比摆地摊,十倍也。这是高级技术。以你现在的智商,跟你说了,怕你理解不了。” 这次,土匪换了种眼光,不是鄙夷,是怀疑。 周六,绝影去了广告公司,说实话做代理这个事他实在撑不下去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向他摊牌:“没时间,要学习,还要上课,代理的事情就先缓一缓。”那男人也没多说什么,因为让绝影做代理他也没赚到多少钱,还不如花45分钟动动嘴皮子好。 第一堂讲基础,什么是基础?基础就是“DOS”。什么是“DOS”?“DOS”就是“DiskOperationSystem”“磁盘操作系统”。那男人这样讲着,“DOS”有些啥命令?往本上记。 绝影也不知道,只管往本上记,说实话什么是“DOS”,他也没见过。因为那个年代,计算机早就被“Windows”占领,“DOS”流行的年代,他还在念小学。但什么是牛人,绝影知道:牛人就是坐在黑背景显示器前,嗒嗒嗒往键盘上敲着字符,然后屏幕不断地向下滚。这就是“高级技术”,或者“专家级工程师”。那男人说,“DOS”就是这玩艺。他想那要是这玩艺学好了,在土匪面前往电脑里面把这些命令一敲,那还不迅速展现出他“专家级水平”。那比穿西装打领带递上名片神奇十倍。这么想着,他记得更认真了,并且坚定不移地认为这60块钱还是花的值得的。 从那以后,绝影总是抱着他那个本。虽然上面的东西,什么“DIR”呀,“MD”呀,“RD”呀他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但本还是每天都抱着,并且每天都在看。为什么?就是给土匪神秘感。他不懂,你越不给他看,他越觉得那技术真是“高级”。要让他看到就这么几个简单的命令,那还不被他笑死。 可寝室里谁也没有电脑,那感觉就像刚拿了驾照却没有车开――手痒。这个时候如果谁有电脑,在他面前这么一坐,嗒嗒嗒往键盘上这么一敲,屏幕网上一翻滚,肯定成偶像,谁叫他们什么也不懂,做就要做别人都不懂的。不过这年头,懂“DOS”的还真没几个。“Windows”害死人咧! 没条件,只好纸上谈兵,他对土匪说:“知道什么是‘DOS’吗?‘DOS’就是‘DiskOperationSystem’,磁盘操作系统。”有时候,你跟别人讲出一个英文简写的全称,会让人对你刮目相 看。比如大家都在说“TMD”,“NMD”,你跟他们说:“‘TMD’是‘战区导弹防御系统’,‘NMD’是‘国家导弹防御系统’。”这样保证引起别人的注意。现在的社会就是,谁吸引了眼球,谁就吸引了Money。 绝影又去上了2次课,他明显感觉有点撑不住,因为每月就剩下40块的生活费。土匪问:“去上个课多少钱啊?”他总是说:“要什么钱?就凭和我老师的感情……”你要跟土匪说45分钟花60元钱,还不被他笑死,在绝影眼中,土匪就是一个只配摆地摊卖笔芯的粗人。话是这样说,可是他自己感觉真的是越来越撑不下去。想想,程序员也是人,也还是要抽烟吃饭,总不能一个程序员活活给饿死吧。不去上课了,那也不行,那还是会被土匪他们笑死。因为不去,就表示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那个什么程序员的神话也就是假的。 绝影不能轻易承认自己的错误,特别是这么高调的错误。 他又去上了2次课,还是每天抱着他那宝贝本,这一天,土匪兴奋地冲进寝室,对着绝影扬起手中一张单子吼道:“你神奇个屁呀,咱们马上开程序课了,还有上机呢。”绝影拿过那单子,那是一张新的课表,星期二下午第二讲和星期四上午第二讲上写着:数据库原理与应用(宴斌)。下面盖着教务处的红印。 3第一个梦想 这个宴斌,大家都说长的像刘仪伟。后来看了《天天美食》绝影才真觉得刘仪伟和宴斌简直一模一样。所以你在脑子里想想《爱情呼叫转移》的那个俏皮的天使,就能知道宴斌的模样。《数据库原理与应用》实际就是《数据库应用》,像“原理”这么高深的东西,不能说,不能说,说了你们也无法理解。这话是宴斌自己说的。 开发工具用的VFP,也有人叫VP,绝影还是喜欢叫“VisualFoxpro”,还是因为有时候,你跟别人讲出一个英文简写的全称,会让人对你刮目相看。宴斌说这东西很好用,拿微软的广告语来说:Nothingrunfastthanfox。 绝影特别羡慕宴斌,首先是因为他可以一边望着投影仪,一边往Command窗口中敲打命令――不是敲打,是游走,仿佛并不是用手指头去敲打命令,而是命令是为他手指头的游走而设计。唯一不一样的是引号:如果一个命令包含一对引号,他会先打上两个引号,然后再往中间插入字符。 后来绝影知道,宴斌的指法还是不标准的,他不能用左手的SHIFT和右手的引号配合,而总是用右边的SHIFT,这样打,可以减少指法的乱套的次数。 又去学了几次“DOS”,绝影决定再不去。他感觉自己还真有点傻,微软已经把“Windows”升级到“XP”,连那个DOS窗口也只不过是个虚拟机,要早两年,他在电脑前面这么一坐,嗒嗒嗒往键盘上这么一敲,屏幕网上一翻滚,肯定成偶像,但现在,别人只有可能嘲笑你那486的老爷机应该淘汰了。时代在改变,技术和人们对技术的看法也在改变。比如早二三百年,唱歌跳舞的都是下九流等于是做鸡的,现在那职业都是大腕啊,哪个不是后面跟一大群“粉丝”;再早二三十年,穿百大挂的都是“救死扶伤”的天使,现在却成了人见人怕的“魔鬼”;再早二三年,穿西装打领带的都是牛B的白领,现在都成了卖保险搞推销的代名字。而且那男人虽然长像厚道但心也太不厚道,60块钱一节的学费足足顶得上重修一个学分,等于他每周去他那里重修一个学分。起码在学校里重修了还有张成绩单结业证,他那里就连个评语什么也没有。 不去,一定是要有交代的。他跟土匪说:“已经结业了。凭着我的激情和智商,普通人练一二百年的上乘武功,我也就一两年。那老师都说了:教到这,已经没法教了。”土匪只是对他微微一笑,仍然用鄙夷的目光打量着他,仿佛今天的结果,正好证明了他当初的猜想。尽管在绝影心里,总觉得土匪笨得无可救药,但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土匪还是有很多正确的思想。 他跟那男人,什么也没说,在他那边看了,这人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人间蒸发了。 大家都觉得《数据库原理与应用》这课是门鸡肋课,每周就两讲,还只有两个学分。在这个大学里面,或者说这群人里面,往往用多少多少学分来评价一门学问的重要性。比如《高等 数学》,多达六个学分,那么谁都不敢怠慢,因为考不及格的重修费是60元每学分。 什么是鸡肋课,就是每个人都在他自己的课表的这门课旁边标注一个“可旷”或者“选修”。至于怎么过考试,大底有3种办法:一、正道:认真上课,老师讲什么记什么,老师写什么抄什么,老师勾什么背什么;二、小道:考试前一天,有钱人将课本缩引,成本在十元钱左右,没钱人抄写课本,字迹工整,井井有条;三、旁门左道:借口问一高深的题目接近老师,饭是一定要请吃的,有可能还要送西瓜或者烟,钱一定不能送:首先作为学生你送的那点钱还不够老师买两包烟,他看不上,再有就是送钱的性质恶劣,比如你拿板砖砸伤一人,那充其量就算打架斗殴,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拘留15天。要是你拿刀捅人了,那刀可是凶器,故意伤害罪,最少入狱3年。 说实话,绝影对这门课还是比较失望,那课本的15章标题明明是《简单的程序设计》,但宴 斌说期末考试只考到14章,好像宴斌故意跟他有仇。虽然离放假还有一个多月,但期末考试题目已经出来,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用VisualFoxpro做个简单的通讯录。这根本不在上面三点应付考试的办法当中,打倒一大片啊。大家恐慌了。 绝影不怕。 自己往后看,什么是程序?书上说“程序就是把一系列命令合起来”。书的最后一章是个例子:《简单的人事管理系统》,从随书光盘打开那个例子,绝影的手在抖。那明明就是个软件,就像他平时在电脑上看到的Word,VisualFoxpro一样,都有个窗口,有菜单,点点鼠标,居然有反应。这简直跟黑洞洞的DOS窗口有天壤之别。你要有一天,忽然做了这么把“简单”的通讯录做成这个样子,拿给土匪他们看,他们肯定会惊得目瞪口呆。 这就是程序员。绝影一边看一边想一边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时候对宴斌又有了点好感,要是 把课往后面一讲,大家都能做这么个出来,就没那么大的震撼效果了。 要做别人做不到的。 “小时候家里穷……”绝影跟朋友聊天总喜以这句开头,小时候家里穷,现在怎么怎么样,这样话题一下就可以展的很开。所谓“放之四海皆准”,就是和VB里面的万能变量一样。不过那时候的确也很穷,35个人一个班,人人寝室里的电脑桌都空着,上机课又相当于学驾照:虽然学驾照就是学开车,但往往要几天才能看到一次车,而且你刚上去连档都没推上去后面的人就不停的说:好了好了,你已经可以了,把机会留给我们。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去网吧。 网吧好,又有空调,冬暖夏凉。绝影大大咧咧地做过去:“网管,给我找台有光驱的机子。”有些网吧好,还有那么一两台CS服务器有光驱,他就把VisualFoxpro的光盘小心翼翼地交给网管,让网管把里面的东西弄到他这台机器上来。大部分网吧都条件简陋,没有光驱,就从网上下。Microsoft的主页上就能下到VisualFoxpro,6.0的版本,还英文版的。所谓便宜没好货,既然都免费下载了,难道绝影就没想到VisualFoxpro最终会倒闭,没有前途的。网速好,可以2个小时下载出来,装上就可以做一个通宵,说不定明天来都还在,那时候网吧根本没有什么“万象管理系统”,“还原精灵”,对于大多数Windows98的系统,甚至按F8启动到DOS下面,就可以直接把C盘Format掉。 半个月,绝影天天这样跑着网吧,土匪也天天跑着篮球场。土匪他们不急:车到山前必有路,试肯定要考,东西肯定也要教,但是法不责众,每个老师每月期挂的学生人数是有指标的,自己还不一定这么倒霉。 再过半个月,绝影终于等到这一天,就是他扬眉吐气的一天。这个有窗口,有菜单,可以用鼠标点,可以弄成一个exe,随便拷贝到哪台机器上――当然,要先装VisualFoxpro――都能运行的通讯录诞生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这门个1.3M的exe压缩好,拷贝到磁盘,回想起这一个月来的种种困难,有3点:一、如何去掉运行时那个VisualFoxpro窗口。在网上查了资料,可是没有。那时候的网可不像现在,要什么有什么,甚至连叫鸡的电话都有。没办法,给宴斌发个邮件,自从发了那封邮件,宴斌就成了他心目中的偶像。为啥?他竟然回了邮件,并且还告诉他怎么做。二、如何调用API。调用API,那可是VisualFoxpro里面的高级技术,因为太高级了,其实他也没弄懂什么是API,你能想像API竟然是ArmorPiercingIncendiary吗?不过书上有例子,依样画葫芦。这一调用,就可以把当前时间显示出来,也就在通讯录里面多这门点附加功能。三、如何把那东西弄成exe。想像一下,要是每个软件运行的时候都要你先装上VisualFoxpro,把它打开,然后把你那一大堆项目文件装载进来,再点“Debug”或者“Run”,那不把人都累死,那还不如自己拿纸做的通讯录记好了。好在这个问题也不难,书上最后一章。做成exe,表示他已经把这本书能讲的全学了,也算功德圆满了。 这次他很鄙夷地看了看王江做的通讯录,虽然王江经过他朋友一个学期广告制作的培训,在IT界也算有点名气,而且功课的成绩也很好,但在他看来,王江做那个通讯录也不过尔尔。当然,这就许就是宴斌心目中标准的期末考试答案。他幻想着当宴斌打开他的磁盘,双击鼠标运行,立刻露出的惊讶的表情。所以,他很有道理用鄙夷的目光来审视王江的期末答卷。陆陆续续的开始交期末考试答卷。绝影是最早的一批。于是和交答卷一样,陆陆续续有人来找他,他也就陆陆续续地出名了。 “做程序员就是好。”绝影这样想,他的第一个梦想实现了。 4电源里的病毒 王江向来对绝影腹诽就很多,眼看这学期的风光又被绝影抢尽,心里很是不爽,他是一个不甘于位居第二的人,显而易见,一处和二处就有本质上的区别。他郑重地告诉大家,他要买个电脑。这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王江往寝室搬电脑的那天,楼梯走廊和过道都围满了人,就差给显示器上戴朵大红花。虽然到最后在这栋楼里,电脑已经普及到几乎人手一台的地步,而且档次越来越高,但人们的心里,为啥要追求处女和美女,往往只有第一个和最贵的一个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要么你做第一个,要么你做最好的一个,其他的都没啥大意思。 王江第一次点亮电脑的时候,绝影看见显示器左上方显示了个32M,他终于可以鄙夷地对王江说:“才32M内存,那也太垃圾了。”王江什么也没说。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不需要钱的人往往有钱;不需要美女的人往往周围美女成群;不需要电脑的人往往有电脑。就这样人把大好的资源都给霸占了。绝影知道他比王江更需要一台电脑,但他不能问家里要,要也不会给。从小到大,他学的就是学校教的,什么奥数啊,少年宫啊,钢琴啊,画画啊,这些增值功能,父母都是不可能同意的,当然,父母会很赞成,但是不同意。比如现在手机,给你订一大堆彩铃啊,GPRS啊,天气预报啊,笑话啊,你心里自然也十分不爽。 绝影老说:“事已至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学期结束的时候,他得到一个打工的机会。工作是在一家超市里做“办事员”。“办事员”听上去挺不错,至少比叫“服务员”好。上班的第一天,课长跟他讲:“你就做‘办事员’,‘办事员’上面是‘组长’,‘组长’上面是‘课长’,‘课长’上面是‘处长’,‘处长’上面的你就不用知道了。下面的必须完全服从上面的安排。当然,可以保留意见,但不得当面顶撞。” “那‘办事员’下面是什么?” “‘办事员’下面没有了。” 正视现实,即使一个卖安利的人,都会自称“XX顾问”。绝影这样想,觉得待遇也不错,每天20元的工资,还能管一两顿饭,关键是自己还是大学生,跟这群“办事员”比起来,他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特别感觉自己《数据库原理与应用》拿到了90分的高分,别人问:“学啥的?”他就可以大大咧咧地说:“搞数据库的。” 处长说:“今天第一天,就上个通班吧。”那语气,仿佛上通班就是对他照顾有加。当天,绝影就发现他上当了,本来这工作是两班倒,所谓上通班,就是早班和晚班一起上。他想去争取点加班费,因为这样实在不公平。 处长说:“新来的吧,难怪不懂规矩。上通班锻炼人,懂不。头发剃了,搞服务行业的,不像样。”第二天,绝影6点就起床了,晚上回家是11点。人躺在床上,就像散了架。好在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一个月里,发生了几件重要的事情: 一、旁边部门负责卖“红泥花生”的花生妹跟他说:“我喜欢你。” 二、在超市里碰到一次自己的辅导员。她说:“听宴斌说你计算机很不错啊。” 三、在超市里遇到了自己初中的暗恋的女同学。那可是个才女,正因为是个才女,所以班主任棒打鸳鸯,让他请了家长。那女同学很惋惜地看着他,问:“你现在怎么这样?”她想他应该没有念书了。他很平静的说:“这样也有很多乐趣。”她要他的电话,他没给,他说他们以后也不会联系的。 四、课长让发给他一张农行卡,里面有600元人民币。 离开超市的时候,绝影在那一刹那决定信仰马克思并且决定信仰一辈子,他真实具体地体会 到资本家是如何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 拿到600块钱,绝影妈妈又给了他600,因为之前说好,只要他去打工,妈妈也再给他开一份工资。他用这1200大洋换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件大件:一台崭新的赛扬366二手电脑。第一次点亮电脑,他看见显示器左上方显示8M。卖电脑的不断跟他解释这8M是显卡显存不是内存。现在他才意识到王江的32M,他又输给他了。那天晚上,他把电脑放凳子上,自己躺在床上,给机器装了个WindowsXPProfession,装了两次,一夜没睡。 开学的时候,又有几个人的电脑桌上摆了电脑。绝影跟别人说机器是从家里搬来的,因为别人的机器都是新机器,而且在那一年,WindowsXP和P4普及已成事实,你要跟他们说你用的赛扬366而且还是二手的,那还不被人笑死。严格的说,绝影非常庆幸电脑没有实行年检和强制报废制度。 一辆宝马7X,你敢开230Km/h的速度在马路上跑么?不敢。奔奔呢?是奔奔就敢,只要人不出事,别说跑230,就是跑320都不怕?什么是牛B?把卫星放上天那不叫牛B,把汽车放上天才叫牛B。所以,绝影就经常在他那赛扬366上快乐地跑着极品飞车。 可好日子总是那么短暂,他的机器终于点不亮了。好在还算是正规渠道购买的,去找他,那卖电脑的人看来也经验丰富。拿几个卡往上面一插:“BIOS坏了,重新刷个吧,估计中了CIH病毒。”刷个BIOS30块钱,可机器总是只能坚持那么几天,看来这CIH确实恐怖。网上去查,说CIH只感染Windows98。绝影又觉得上了大当,看来这机器也不能再叫那人去弄,自己来拆。拆开机箱,他又体会到第一次打键盘的感觉――生怕不小心碰个按钮电脑就爆炸了。其实都没他想的那么复杂,没想到把机箱拆了又装上,机器居然又点亮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土匪问他天天对着电脑最近在干啥。 “研究CIH。” “算了别浪费时间了,还不如花点时间去泡妹妹。强哥他们班上唯一一个妹妹转学;昨天开会的时候没戴眼镜,居然跟电子班上那个恐龙坐到一排,后来差点把我吓死……” “你不懂。研究CIH,准备做病毒了。” “你那点水平我还不知道,你忽悠别人行,骗不了我,装精!” “装精”这个词好像是土匪专门为他发明的。他就怕他说这个词。他想不给他展示点大才华他是不肯就范的。 “你懂么?CIH,唯一可以攻击硬件的,通过中断门还是调用门进入0环……”他这样说,其实都是网上讲的,中断门调用门0环是啥?他也不知道,他想直接跟他说“CallGate”,“Ring0”,觉得这样太抽象,不专业。那时候,对他来说所谓研究“CIH”其实就是在网上看看什么是“CIH”,怎样避免中招。 “我要做个病毒,就藏电源里面,电源总不会断电吧,哈哈。就一直藏那里面。”他说的时候,也做着这样的梦:有一天,他可以做个病毒,藏电源里面,电源总不会断电吧,哈哈。就一直藏里面。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篇文章上面写着:请记住,病毒永远不可能藏在电源里面。 他想:这是为什么呢? 5寻址方式 周五晚上,绝影和往常一样回家。这是他和他们这些大学生唯一不同的地方:他家和大学在一个城市,每周五就可以回家。这样做的好处有两点:一、每周只有五天要用生活费;二、可以不用自己洗衣服,冬天的衣服,直接穿回家换就好了,夏天的,打包回家换。 这周过来,他和平时有点不一样,土匪见他提了两本书,一本《鲁迅杂文全集》,一本《PC汇编语言程序设计》。土匪对这两本书没都没啥兴趣,他喜欢看武打小说,是“武打”小说,不是“武侠”小说。虽然“打”和“侠”只有一个字的差别,很多时候人的水平都是在一个字之间体现得淋漓尽致。两本书都不算厚,《鲁迅杂文全集》本来就是家里的,因为现在流行拉屎最低配置:晚报一份;建议配置:体坛周报一份+草纸一张;豪华配置:中华一根+花花公子一本+草纸若干。无非就是嘴上刁和手上拿,中华绝影肯定是抽不了,楼下的小卖部根本没有卖中华的;对于手上拿的,他认为报纸肯定没有书好,寝室那个小小的厕所,当你把报纸铺开后,根本就没有其它余地了。而书架上什么稍微有意思一点的书要算《思想道德修养》,这本书已经快被翻烂了,其实很多人上学期的《思想道德修养》学习都是在厕所里完成的。不得不看《高等数学》、《普通物理学》这些,难度可想而知。《高等数学》还算好。最不服气的就是《普通物理学》,连这也叫“普通”,那妓女的都可能是北大清华毕业。 《PC汇编语言程序设计》是星期天去书店买的。小时候妈妈不准绝影出去玩问他去哪里,他说:“去书店。”这样妈妈就会放他出去。星期天妈妈问他去哪里,他说:“去打游戏。”这样就出去了。他觉得有点可笑,真的去打游戏的时候要说去书店,真的去书店的时候就可以说去打游戏。 买这本书,他其实下了很大决心。早在开广告公司那男人那里学习时,他就已经学到:编程 语言分为:“机器语言”、“汇编语言”、“C语言”……他回想起念初中的时候,班里就有几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去少年宫学计算机,学什么?就学的C语言,上完了就回来跟他们背copyconautoexec.bat……. 他问:“啥语言最难?” “机器语言。” “那就学机器语言。” “没用,学那玩艺,比如你自己坐在‘奔驰’里面,前面再套两匹马给你拉车。那是不仅费力不讨好的事,关键是还被人耻笑。” “那就学汇编语言。” 那男人就没再说什么,只对他笑了两声。 对绝影来说,要么就做第一个,要么就做最好的一个。当你已然做不成第一个,那你就努力去做最好的,要是你感觉也做不到最好,那就不要做了。现在姑娘的心理就是:她深深地爱着她认为最好的男人,但心里永远想着她的第一个男人。她没有错。 现在他有个绝佳的做第一的机会:在这个班、这个专业有可能整个学校,应该还没人能用汇编语言写程序。所以这一次他不惜一次性花掉半周生活费买了这本书。交钱的时候,他迅速打量了周围的人,有人拿着《天龙八部》,有人拿着《第一次亲密接触》。他十分体面地把这本《PC汇编语言程序设计》往收银台上一放,掷地有声,收银小姐以为他对长时间排队有很大意见,一边跟他说对不起,一边迅速打单。 这是绝影买的第一本关于编程的书,虽然上学期学了《数据库原理与应用》,他也想买几本书来提高提高,奈何那种书页数和价格都太离谱,平均下来每页0.15元,截图大概占到10%。但是土匪仍然无情地对他进行了打击,对土匪来说,能够成功地无情打击别人是他最快乐的事情。人无非有两种方法提高自己,一是真的提高自己,二是打击别人提高自己。自从上次绝影去广告公司学习“DOS”失败,土匪更可以以事实为基础,有理有据地对他进行打击。这次不仅是土匪,王江也发动了强大的攻势。自从绝影也有了电脑,王江改变了自己的战略,不再在《数据库原理与应用》上跟他斗,他成功转型到平面设计上,他有个朋友会广告设计,这是得天独厚的优势。并且平面设计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从视觉上震撼别人。所以王江的转型相当成果。对一个搞平面设计成果的人,书架上摆几本《Flash设计与制作》,《Photoshop入门与提高》那是相当正常并且能跟自己的身份很好配合的事情。现在寝室夜谈要讨论的重点就是:对于绝影这样的人,往书架上摆《PC汇编语言程序设计》是不是卖弄或自我炒作。据说《相对论》刚刚出来的时候世界上只有三个人能看懂它。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没人理解你。绝影没法跟他们讲“技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技术”。比如你跟猪讲《普通物理学》,要是猪能成功计算出杀猪刀进入身体时力量有多大,压强有多大,能够通过给定的猪皮的厚度和强度计算出自己应该以多大速度向后缓冲才能成功让杀猪刀无法穿透猪皮,那么你就可以跟土匪和王江讲什么是汇编语言,为什么要学汇编语言了。所以对于这些人,要让他们闭嘴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出成果来让他们看。虽然全世界大部分人都不懂《相对论》,但用那理论做出原子弹了,全世界的人就都相信它。 领导都说:“顶着压力上。”学习应该是很值得提倡的,绝影没想到现在学习也要顶着压力上。他看那本《PC汇编语言设计》,前面几张都很无聊,后面有些例子,当初他买这书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这书里面有很多例子。什么进制啊,原码反码补码啊,他还是没搞懂,虽然这学期《计算机文化基础》也讲这些,但是他还是没懂。他有时候有点恨最早设计计算机的人,他不知道是谁,就恨冯.诺依曼吧,书上都说几十年了,计算机一直都用冯.诺依曼结构,这个是考试常常要考的,就恨他吧。他恨他:人的指头都是十根,十进制好端端的,为啥非要在计算机里面用十六进制啊,二进制啊这些抽象的东西,送进去要转换一次,算出来还要转换一次,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再有就是1024的进制,广告公司那男人跟绝影说:“计算机里往上进都是1024,1024是1K,1024K是1M,1024M是1G,G往上还有T什么的,不过说了也没用,现在硬盘啊,内存啊还没达到T计数的水平。至于为什么进位是1024,等你结业的时候再来问我,那时候我再来告诉你。” 后来绝影没去找他,自己给自己结业了,也就失去了知道这个进位数值的机会。不过那堂课对他还是用有的,至少让他知道现在造硬盘的,卖硬盘的都是奸商。你跟他说:20G的硬盘,实际按照1024一除,不过18.6G。他们忽悠人最成功的地方在于他的算法肯定也是对的,而且是大多数甚至所有人的计算方法。再往后面一点讲些简单的指令,什么数据传送指令这些,让他找到一点感觉。 有句话说的好:“来”是come“去”是go,“是”yes不是“no”,英语就是顺口溜。mov就是传送数据,add就是加sub就是减。这一切简直太简单了,不用理解,就算全背下来又如何。当然,这都是“简单的指令”。到后来的寻址方式又要人命。十六种寻址方式,那名称又不像mov,add那样简单,不是不简单,简直是绕口:什么基址变址后面居然又有相对基址变址。首先他就不明白什么是寻址,为什么要寻址。偏偏书上说这点又很重要。这就好比驴拉磨:驴蒙了眼睛去拉磨,只晓得往前跑,不知道为什么。这是最痛苦的事情。就像中国大学的大部分教材,根本不告诉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我们下几章再讲,不明白就死背,背了又不理解,这一章不理解下面几章就更不理解,下面几章更不理解就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最后到头来整本书学完了也就一锅粥糊里糊涂知道里面有些啥东西而已。这章确实把他弄的很头痛,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问他在干啥,都说:“在研究寻址方式。”他不爱用“学习”这个词,爱用“研究”。因为很多东西他觉得他都是自己在学,没人教他,自
发帖
茶馆
加入

538

社区成员

C++ Builder 茶馆
社区管理员
  • 茶馆
申请成为版主
帖子事件
创建了帖子
2004-10-18 02:48
社区公告
暂无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