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 8.07 软件的构建过程是否应该成为International斗争的阵地呢?

GreyZeng 2022-06-20 22:18:30

软件工程师的誓言一节中,提到:

5.11 不要求软件工程师去做任何与道德规范相违背的事;

8.07. 不因为偏见而对任何人不公。

这一段,主要引发我思考的是最近的Ukraine冲突中,GitLab将图标换为蓝黄二色以表明对Ukraine的支持立场

当然,GitLab的开发者就是Ukraine人……

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即使科学是无国界的,技术仍然是有国界的。我们暂且不讨论俄乌双方的道德立场,仅就这一个问题进行思考:“软件工程人员是否应该在其软件中掺杂偏见”。软件工程人员也是人,而人是允许持有偏见的(即使这并不提倡),但是是否应将这种偏见引入自己的软件中呢?

或许,处于商业和Politic的考量,软件公司应该可以决定是否对特定国家提供软件产品,这是无法避免的利益冲突与取舍。但是软件的构建过程是否应该成为International斗争的阵地呢?当我们将一串不友好的注释写在源代码里,在那一刻我们是否就失去了成为合格软件工程从业人员的资格呢?

 

 

原文地址

...全文
10 2 打赏 收藏 举报
写回复
2 条回复
切换为时间正序
请发表友善的回复…
发表回复

软件是工具,它除了一个明确的独立软件商品,它也生存在于我们社会运营的各种环节,例如工厂的运行,电力,航空,路边买个小吃扫码付款,这些场景中都有很多种类的软件在默默运行中。 它们就和硬件的工具 (螺丝钉,管道)一样,在各个环节中默默发挥作用。 那么, 如果有 intl 的争议, 我们要把来自某个国家的螺丝钉,管道都卸掉么? 软件和硬件在这个场景中,有和区别呢?

  • 打赏
  • 举报
回复
GreyZeng 06-20

我无意间在TensorFlow上看到有一个帖子讨论了这个问题。软件就像是一个人撰写的文章,而自古以来,无论中外,文字都是意识形态的体现。即使再多的人坚持“书生不论政治”,也无法否认文字在历史上扮演了意识形态传播者的角色,我们也不会认为一个在作品中输出了意识形态的艺术工作者不是一个合格的艺术工作者。

原文地址

  • 打赏
  • 举报
回复
相关推荐
发帖
构建之法

170

社区成员

程序员。写过:移山之道,编程之美,构建之法,智能之门。
社区管理员
  • SoftwareTeacher
  • GreyZeng
加入社区
帖子事件
编辑了帖子
2022-06-20 22:19
创建了帖子 (查看)
2022-06-20 22:18
社区公告
暂无公告